TI5后随感(附:敌法师与痛苦女王的故事)

这次Dota2国际邀请赛(TI5)中国队没拿冠军我觉得是好事情。这次总奖金1800多万,按照每个金本贡献2.5美元算,全球玩家至少花了7000万美元,再加上金本升级,后续的一些饰品,Valve无疑是最大的赢家。他赚够了才不管谁拿冠军呢!但是对于老美及欧洲还有东南亚那些观众来说,奖金里面可有大部分是自己贡献的,当然不愿意让别的国家拿大头啦。即使现在这结果,中国几支队伍拿到手的钱加起来比冠军还多,占总奖金的三分之一还多了,人家说不定已经不高兴了呢。老外一不高兴,也许明年TI买金本就不那么卖力了,奖金就会降下来了,中国人贡献的比例也该提高了,明年纵然中国队夺冠,拿了奖金也没啥了。一来钱少,二来奖金都是自己人出的,跑到国外转一圈扣一堆税又回来,到底谁赚了?所以,今年中国队没夺冠或许能给老外们一点安慰,明年的情况才不会太糟糕。

上面一段自然是玩笑话,即使是假的,我也预测TI6奖金恐怕不会像最近两届这样爆发式增长了。Dota2全球玩家不过1200W,今年卖出650w金本,说明有一半的玩家都买了,这个比例在免费模式游戏界应该很高了。英雄联盟玩家多,消费率却不一定有这么高。而这个比例我觉得也是一个顶点了。Dota重生虽然正在开发,但只是引擎上的进步,游戏内容上没什么新意,对新玩家的吸引程度有限。所以我大胆估计明年TI6奖金可能还是在1800w左右。

最近还有个发现,就是敌法师和痛苦女王这两个英雄都会闪烁,他俩到底啥关系?思来想去我觉得事实是这样的。

敌法师和痛苦女王小的时候是青梅竹马,生活在一个安静祥和的村庄。那时痛苦女王还不叫这个名,她的本名叫阿卡莎,她也没现在这么令人恐怖,就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女孩形象。但是像所有故事一样,战火烧到了家乡,他们被迫背井离乡,所幸被一群老和尚收留。但是这群老和尚不喜欢魔法,就喜欢打坐念经,他们也教敌法和小姑娘念经。年轻的姑娘谁愿意当尼姑啊,何况阿卡莎又背负着失去家乡的痛苦,她一心想学了魔法回去报仇(因为她是女孩没力量,用魔法是最优选择)。可是老和尚们天天就是念经,打坐,看起来什么本领都没有。小姑娘就跑出去了。跑出去之前她对敌法说我们一起走吧,找个能学本事的地方。敌法这孩子老实,他觉得好不容易从苦海中脱离出来,有人收留他,幸福的不得了,根本没想复仇的事儿,反过来劝阿卡莎要四大皆空什么的。小姑娘虽然很爱敌法,但年轻时不懂得两个人在一起就是要牺牲自己的一些梦想,还是毅然离开了。

她一个人离开后闲逛,遇上了大魔头末日使者,可是她并不认识。末日一瞧这小姑娘清纯可人,可是自己家那个女魔头(其实就是美杜莎)家教太严,想收来做个二房是不可能了,但也不舍得让阿卡莎离去,就说你不如做我干女儿吧,我教你几招厉害的法术。阿卡莎太天真,觉得这末日长得人高马大,虽然丑了点,但像是个有本事的人,就认了末日这个爸爸。

俗话说近墨者黑。末日的法术都是折磨人的黑魔法,能教给阿卡莎什么。再加上末日带阿卡莎回到他的大本营夜魇军团,周围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阿卡莎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避免不了的沦落了。

到这时候她还没有到痛苦女王的水平。她心里还是想着敌法,想跟他一起报仇,然后找个地方男耕女织。她学到了点皮毛法术后就瞅个机会跑了出来,回去找敌法。

谁知这时候的敌法已经大不一样了。那群老和尚并不是什么都不会,他们实际上是天辉方在夜魇势力这边的眼线(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女王第一次跑出来的时候很容易就遇到了末日)。他们收留敌法和阿卡莎时,就已经接到了先知的警告,说这个小女孩今后必为天辉大患,要早点除掉。老和尚们看着这个天真的小女孩下不去手啊,就没管她,谁知她后来果然投靠了夜魇,这才慌了。

这群人都年纪大了,觉得要想克制阿卡莎,非得敌法这个年轻小伙。可他们不知道阿卡莎现在还没啥本领呢,随便一个人都能干掉她。老和尚们一商计,先给敌法上了一课,说你那不争气的女朋友已经投靠夜魇啦,你是准备跟着她去呢还是准备与她决裂?前面说了敌法老实,善恶分明,一听这觉得自己应该与阿卡莎决裂,即使我们曾经相好过,但这是你自己犯错,还是原则上的错误,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看和尚们一听这就把前辈千年传下的破法师术传授给了敌法,还传授给了他逃命破敌两用的闪烁术。

阿卡莎回来那天晚上就被和尚们发现了,故意把她放到庙里,暗中包围了她,并让敌法与她过招。

阿卡莎见了敌法,还没亲近,就见敌法拿出了武器,问她:你是不是投靠了夜魇?阿卡莎说什么啊,我只不过认了一个夜魇的干爸爸,谁说我投靠他们了。敌法怒了,那还不是,都认干爹了!上去就是一刀。阿卡莎也吓住了,赶紧挡了一下,却被冲劲冲到了墙上。敌法这才知道阿卡莎法力很低,便不忍再下手。

这时和尚们在外面听见屋里有打斗声,但瞬间平静了,以为敌法已经得手,乱哄哄的要挤进屋来。阿卡莎流着泪问敌法,你难道就这样无情吗?敌法说,并不是我无情,我可不想要一个有污点的女人!这句话说出来,可把阿卡莎的心伤透了。她听到外面人声嘈杂,知道难逃今夜,可是忽然对敌法发了一招。原来敌法看到昔日恋人倒地痛哭,心中也是不忍,没有防备,只觉得心口一痛,一弯腰,再抬头,阿卡莎已然不见。

阿卡莎已跳出室外,在不停的闪烁中逃离出去了。这正是末日的鬼把戏,窃取别人法术的邪恶魔法,不过末日的招数通常会把敌人的心都吃掉,而阿卡莎没有学全,只是窃取了法术,窃取的法术也不如原所有者完美。逃生是够用了。

回到夜魇后,阿卡莎才真正成为痛苦女王。被恋人无情抛弃,还被情人痛下杀手,是谁也绝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