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一只蚂蚁

夏天的洗手池边总是有几只蚂蚁爬来爬去,但是不多,最多能同时见到的也就三四只,而且我觉得每天见到的都是它们几个。我不是一个以虐待小昆虫为乐的人,除非它们叮咬我了或者偷吃我东西了——这种仇是一定要报的,一般情况下我和室内的不管是到处飞的还是躲藏起来的果蝇啊、蚂蚁啊、蜘蛛啊等各类昆虫相处的比较愉快(PS:据说蜘蛛不是昆虫,因为有八条腿)。所以水池边的蚂蚁们我也没管过他们,任它们爬来爬去,不仅如此,我还担心过他们的饮食问题,因为阳台上并没有什么吃的,我放在那一小块苹果渣,过了好几天都维持原样,看来它们自然有自己的觅食手段和地点。

但是我也不是一个任何情况下都要对一只小昆虫释放友爱的人。今天中午我洗脸的时候,发现一只蚂蚁不小心掉进水池了。它努力想爬上来,但是水池壁太滑了,每次它只能向上爬一厘米就掉下去了。我不能仔细辨别出它是不是前几日在我的牙膏上爬来爬去的那个,更认不出它是不是那天搬了块小石灰往墙上爬的那个,这两个的性格都很令我喜欢——具有冒险精神和创新精神。不过这和我要不要救它们没有关系,救一只昆虫完全取决于我的心情。于是我就站那观察了这只可怜虫一会儿,希望它的行为能感动我,好让我下手拉它一把。

看了它十分钟,它还在做爬上来的努力,一次次掉下来,一次次反复。可是我一点都没被感动,只是感到好笑——不自量力的乱跑,掉到了深渊,看你如何出来。从那一刻起我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是这样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它是个瞎子,看不到我在旁边嘲笑它,它也不知道有人有可能会拉它一把,所以排除了它在表演给我看的可能;它是一只工蚁,没有家室,也排除了它的努力是要回到妻儿身边的可能;它脑容量比较小,不知道它知道不知道生与死的差别。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它在求生,即使它可能意识不到自己是在这样做。

它的性命现在就掌握在我的手中,我在这一刻成了它的上帝。我像所有上帝一样,想听到它虔诚的祈求——但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救了它,它并不会对我表达谢意,回去后也不会把我供奉起来,下次我们再见面又是形同陌路。我此刻、将来都不会得到作为一个上帝的心理的满足,我怀疑促使我救它的理由是否充分。

如果我放任不管它,它一辈子都爬不上——这是肯定的。它的后半生就在无休止的”爬—掉—爬”的循环中度过了,比它曾经为蚁后卖苦力的生活更没意义。这折磨比死去更痛苦。

想到这,我打开了水龙头,看着旋转的水涡快速的吞噬了它,心中没有一丝悲痛或遗憾,因为我是它的上帝,我有权主宰它的生命。

我觉得我要转变成有神论者了。

“杀死一只蚂蚁”的7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