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安倍道歉的新思考

今天是日本投降70周年纪念日,安倍昨天晚上发表了战后70年谈话,媒体反应不是很好,纷纷指责道歉诚意不够,这种指责历年都一样。一个原因可能是道歉真的是缺乏诚意,另一个原因是媒体总要找些能引起民众民族情绪的话题。可惜我不懂日语,不能切实感受安倍谈话的诚意,还好有@微天下的翻译,应该意思不差。

从随后外交部的发言来看,我们不是很满意这次道歉,是因为安倍没有明确说明对中国的行为是侵略,而只是用了”在战争中饱受欺凌的中国人民”和”在中国,战争和饥荒带来大量难民”这种模糊说法——没有明确战争性质和战争责任。这些话其实很中立(为什么中立从道理上说可以接受下文会叙述),因为真正的受害者就是各国人民,这句话没有涉及到国家对战争不同定义的问题,注意,侵犯一个人和入侵一个国家不能等同,国家之间的战争必然会侵犯到人民,但侵略还是自卫就是一个立场问题了。不过这样的回答显然不能让受害国政府满意,在民族情绪高涨的今天,受该民众亦不可能满意。那么安倍这句话就只是在陈述事实,起不到道歉之用(与”无道歉之意”又不同)。

争议比较大的一句话是,”在日本,二战后出生的人占现在人口的八成以上。与那场战争毫无关联的子子孙孙,我们不能再让他们继续背负谢罪的宿命”。我没发现日本普通民众对受害国人民有什么自卑的地方,道歉本来就只是政府的事儿,而且赔款也都赔过了,没赔的也没人要了。安倍所说的”继续背负谢罪的宿命”的前提其实并不存在。这段话可能是想模糊表达日本政府对于道歉的态度,一些媒体解读为”日本今后无需继续道歉”,我认为是合理的。但这句话依然没什么大错,只是表达了回归正常国家的想法,而并非拒绝承认错误。

谈话对慰安妇的问题用一句”许多女性的尊严与名誉受到损害”概括,这句不明确的提及也很难获得受害者及其家属们的认可。另外谈话一开头安倍就说明了当年的形势,日本被经济封锁,不得不通过武力寻求出路。太明显的把责任推到外部环境上,否认了日本政府的主观因素才是主要的。这两点是安倍道歉中没有明确事实的地方,我认为这才是应该着重关注的。

总而言之,安倍这次的发言,是想体面的道歉,即,既表达了道歉之意,又陈述了不含立场的主要事实。这样的道歉站在犯错者角度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受害者一方认为,错误方必须要匍匐跪地,痛哭流涕的求着受害者原谅,这才叫道歉。所以这种道歉被指责没诚意不是意外。而我的观点是,弄坏了人家东西自然要赔,伤了别人性命,要由法院来裁决。只要承认事实并且做出针对事实的道歉和反思,便无必要以死谢罪或父债子还,否则法庭也就没什么用了。所以安倍的发言除了个别事实没有明确,也算是一份合格的道歉了。

在我们已经放弃赔款的情况下,与其在形式上追求让日本做一次完美的符合我们所有预期的道歉呢你,不如专心发展自我,等我们成了世界经济的主导力量(现在我们只能算重大影响,谈不上主导),有了钳制日本的能力,那时候日本的态度就不得不转变了。

 

 

“对安倍道歉的新思考”的3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