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回“蜘蛛人”

这几日寒潮来袭,每天都是四五级的大风。大风吹过,冷是一个结果,气温下降到了零下七八度,对一个伪南方人来说,零下七八度的天气是不得了的。早上去吃饭,在四面透风的食堂,饭盒里残留的水都结成冰了,饭刚盛出来就凉了。虽然我不喜欢吃太热的饭,但我更不喜欢吃冰凉的饭。另一个大风带来的结果就是,绑的不结实的东西会被吹跑。比如我们办公楼上,有专门放空调外机的台子,这个台子是在两个房间交接处向里凹,由一扇百页窗给封着。百页窗与墙平行,按理说不会出问题,可这风是360度旋转的,硬是吹得三楼一扇百页窗把左上角的插销给晃开了。这样这张铁做的窗户就像在墙上掀开了一个大口子,在狂风的袭击下摇摇欲坠。这可就不是小事了,因为它随时可能被吹下来,不一定砸到哪个倒霉蛋,而且肯定会砸得不轻。

我们厂有好几个总监,除了我们财务部的财务总监,还有人事总监、行政总监,有一个,不知道他到底管什么,但是在通讯录上的职务就是监理,我通常也喊他总监。除了财务部,我平时是不和几个总们打交道的,可是今天正上着班,几大总监一起来找我,着实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目的自然是要解决上述的百叶窗问题。至于为什么找我,就有意思了。首先,监理与行政、人事总监虽名为总什么,但都是“光杆司令”,手下没兵;其次,他们三个只有行政总监年轻,另两个都是四五十岁了,爬高上低的活他们干不了,而行政总监则是体重略大;其三,办公楼里本身就女员工多,男员工没几个,比较灵活的也就我了。

他们来找我的时候,都显得挺腼腆的,说要我帮忙。我心里想啥事你们三个大男人都搞不定,跟着出去一看,他们确实搞不定。要把百页窗重新合上并插上插销,需要从旁边屋的窗户上爬出去,隔着一扇不能打开窗户的窗台以及大约40cm的墙,窗台只有十公分宽,墙上也没抓得地方。按照他们三人的设想,从屋顶把尼龙绳垂下绑着我,我再攀着窗台去插插销,就像装空调的师傅们那样。我担心的是,这三人系绳的技术到底过关不过关,因为我自己并不会打结。事实证明,监理果然会得多,打结水平还行。就这样,我系上绳就从窗户上爬了出去。

我一只手攀着打开的窗户,一只手尽力伸长攀到墙的拐角,双脚侧踩在细细的窗台上,一动不敢动。我知道我这时的样子绝对和电影里有些不争气的角色一样,像个“大”字贴在墙上,就差下面有人喊“跳啊!跳啊”。不过别忘了现在还刮着五级大风,所以我害怕一会也是应该的。而且我很快意识到这样站着解决不了问题,我要再往前探,这势必要求我左手放弃攀着窗户,改抓绳子,因为墙上再无其他可抓之物。就在我左手迅速放开窗沿抓住绳子那一刻,我左脚失足——窗台实在太窄了,吓了我一大跳,还好监理系得绳子比较过关。左手抓住绳子,右手要尽力前伸够到百叶窗,除了刚刚失足又回来的左脚一半踩在窗台上,我整个身子都悬在半空中了。这种情景我也在电影里看过,还经常为剧中人着急,骂他们为什么不如此如此,如今才发现,很多动作根本使不上劲。不过插插销很容易,就是在空中时让人心怀胆怯。下来之后,抓绳子的左臂都酸了。

我以前一直想玩一次室内攀岩,但没有发现哪里有。这次也算是完成了,虽然既是室外,过程又短暂,但给人感觉倒是挺刺激的。说正经的,我认为学会如何打结真的很重要。

“做了一回“蜘蛛人””的5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