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而非陈述问题

出纳日常应该在保险柜里放多少钱合适,这是个问题。放得多了,不安全,比如我们企业新搬入的厂房还没有安装监控系统,每天都要有人把现金带回宿舍的保险柜里保管起来;放得少了,不够用,昨天老板娘来报账,我就告诉她没钱——库存现金只有几百元。今天老板娘又来了,我还是告诉她没钱。所以她就打电话给老板告状,结果就是老板在电话中把我说了一通,并让我立即去银行取钱。
这几天库里没有钱我是这样考虑的。我们企业主要的现金支出是原材料运费,有时候一天来三四车,就要好几万,天天取钱是必需的。其他就是些零星的小支出,差旅费啊、食堂买菜啊之类的,用付运费剩下的钱就解决了。这几天月底,库存充足,厂里的一个负责库存的行政人员请假回家了,不会来料,所以我就没有取钱。本来库存还有两千块,但是老板要出去花,想拿走一些,就都给了他。
但考虑的挺好,突发情况也是有的。作为出纳,库存的现金不能满足需要,这个我绝对要负责任。但是我比较烦的是,老板娘居然给老板打电话告状,这让我非常不爽。我告诉她没钱只是叙述事实,并没有说不给她报,再说我怎么可能有权利不给人报账。我的潜在意思是我需要去取钱后才能报。但是她这样做显然是以为我不打算给她报。在去取钱的路上我仔细想了想这个事儿,其实问题可能在我的回答方式上。如果她来报账时我回答“现在去取钱”可能结果会好一点。回答“没钱”,陈述了事实,但没有提出解决方案,老板娘包括老板,他们要的就是解决方案。
我记得在xrspook那看过篇博文,比较真实的描述了一个行为被反对而反对方又不提出解决方案的人的心理活动。当时我就在想,在反对别人做某件事情的时候,是有义务给对方提前设想一个解决方案的,这样反对才有说服力,也尽可能的避免冲突或者造成对方的不满。我通常不喜欢对别人的行为提出异议,工作中经常做的事情是陈述事实,以期别人从事实中推导出的结果和我的想法一致。但实际上这种可能性很小,有时候对方会得出错误的结论,有时候对方根本就不会对此做出任何反应,这就很容易造成沟通无效。更何况老板雇佣员工的目的就是帮助他解决问题。上班快半年来,我在说话技巧上比以前更加小心翼翼,但要有所提高,根本还在思维方式的转变,我觉得这个思维方式其中就包括替别人解决问题的想法。无论如何,今天被告状还是让我颇有收获。

“解决而非陈述问题”的一个回复

跨境电子商务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