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公平在哪里?

据某媒体报道,在只有7.3万人参加高考的北京市,北京大学计划招录人数为614人。这一数字,在有82.5万人报名参加高考的河南,变成了108人,在有55万人参加高考的山东,则变成了72人。所以,15日,来自山东、河南、安徽、湖北四个高考大省的8名律师,联合致信教育部,要求取消高考户籍限制。

的确,高考公平这个问题年复一年的被提起,在河南只能上大专的分数,在北京或许就上了二本一本。这样的事情,放到谁头上也会好受,难怪大家情绪总是如此激动。

先来讨论下北京大学的招生问题。我理解的大学,应该是为本地学子包括普通百姓服务的机构,当然应该多招收本地的考生。所以,大学招生多少这一问题,不应该成为公平与否的论点。真正的重点,其实在教育资源的分配上。我认为高考制度(包括大学制度)的改革就是资源分配方式的改革。

8名律师提议取消高考户籍限制,不现实,反应了这些律师考虑问题的草率。如果真在毫无前提的情况下放松户籍限制,那岂不是想在北京上的考生要跑到北京去考试?政策上允许,经济上又有多少家庭允许?这样比拼的又回到爹妈实力上了。

至于像北大清华一类的名校,既然是国家级的,理应选拔各地优秀人才。在高考选拔制度尚未完善的条件下,更多录取北京本地,过早接受素质教育的考生也算说的过去。

从另一角度讲,口口声声说不公平的人,也不过只注重自己的利益,我倒是亲身见过许多在外地高考的同学,嘴上说着不公平,自己却享受着别人无法得到的好处。所谓“跳出农门”后,又有多少人愿意把“农门”改变的更上一层楼?不公平,实际上就在人心的不公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