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冬天

这真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把我的脚都给冻坏了,我从小到大还没有这么冷过呢。
在学校时我就感觉到小拇脚趾有些疼,我以为是鞋太紧磨得,还以为自己又长个了呢。回家后越发的加剧了,昨天一夜都没睡好觉,脚上有种又疼又痒的感觉。然后我认为,我的脚是冻伤了。
我小的时候年年冻耳朵,买了帽子带上,第二年还是冻。冻后节的疤我喜欢把它抠掉,经常搞得“鲜血淋淋”。后来不知道哪一年就突然好了,从此再也没有冻过。
还有几年我的左手也冻了,整只手肿的像猪蹄。最难受的是冻的感觉,很痒,总想下手挠,但一挠又很疼。这实在是对意志的挑战。
去年老早就有人说今年是百年一遇的寒冬,还导致棉衣什么的都涨价了。结果我们这里到十二月份温度还有十多度,进入2011年才算有点冬天的味道了,并且还真是有寒冬的感觉。
寒冷的冬天,我又想起那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现在也许没有这样的事了,再或许我看不到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