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的行为》读后感

最早提出并运用“经济人假设”的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曾明确承认我们生存的世界并非“经济人”的世界,但后世的经济学家似乎忘掉了这一事实,在“经济人”的基础上延伸出“理性人”的概念,数学方法逐渐融入经济学理论,经济学似乎越来越脱离现实。

《“错误”的行为》作者正是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观察到了一些违背“理性人”逻辑的事情,所以决定投入进去,发现更多“非理性行为”并研究其中的原因,期望弥补传统经济学的不足。本书是作者成为行为经济学家的历程。从自己如何发现现实生活中的反常行为,到寻求心理学的介入,再到与传统经济学家的思想之争,最终运用行为经济学帮助人们做出更好的决定,也协助政府做出更受欢迎的政策。

其中对我感触最深的一个例子是在英国《财富金球》——一款有奖竞猜类节目中,两名参赛者面临一种类似“囚徒困境”的情况,对大奖提出自己的处理方案。假如两个人都选择了“分”,那么最终的奖金两人平分;假如一个人选择“偷”而另一个人选择“分”,则“偷”的一方获得全部奖金;如果两人都选择“偷”则双方都无法获得奖金。与传统的囚徒困境不同,如果两名囚徒其中一名沉默,一名选择招供,那沉默的一方将受到严厉的惩罚。游戏一开始一名参赛者A抢先对参赛者B承诺,他一定会选“偷”,但是他会把奖金分给对方一半。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方式搞晕了所有人,大家都不知道A为什么要这样做,而赛后是否平分奖金是节目组无法控制的。最终参赛者B选择了“分”,而翻开A的底牌,也是“分”。

A在一开始就限制了对手的选择,如果想要获得奖金,对手只有选择“分”才有机会,但也高达50%。不过A也冒了极大的风险,假如B是个很注重面子的人,产生报复心理选择了“偷”,那最后的赢家就变成了B。而这个做法一经公布,下一期同样采用这个策略,主动权反而会到对方手上,因为可以肯定的是对方一定会选“偷”。

书中说了一句话:经济学家十分擅长为各种行为编造合理的解释,不管这种行为看起来有多么愚蠢“。如果任何偏离预期的事情都用”看不见的手“这个万金油解释,那经济学就无法被称为科学了。借助于技术的进步,心理学的相关理论都能通过脑科学研究得到验证,对于人的行为决策一定也会出现更好的研究方法。行为经济学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主流。

不人性的放假安排

什么是”以人为本 “?就拿我国的假期来说。以前中秋节端午节清明节是不放假的,放假的是劳动节国庆节和元旦节,是现代化的节日:公历新年是各企业进入新的会计年度的标志,跟个人没啥关系;劳动节是无产阶级劳动者的节日;国庆节建国日。但是”中端清”三个节日都是我国的传统节日,是和”团圆”两字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比后三个节日历史悠久又更富有内涵。故而我们现在有了这三个节日的假期,目的就是让人多回家看看,构建和谐社会,弘扬传统文化。

但是今年的中秋放假安排就有点意思了。27号是中秋,又是周日,所以这次中秋就只有两天假——周六和周日。这不就是一个双休日嘛!这样一来,很多人就没法回家团聚了,时间这么太紧,回家不划算。更令人感到为难的是,中秋过后三天就是长达七天的国庆假期。这不是很鸡肋的事情吗? 假如某人中秋回家的愿望强烈,回家过完周日,是周一回来上班呢还是等到周四继续放假呢?如果周一回来上班,周四还要再回家,旅途辛苦,或者周四不回家,这就感觉有点亏,大把的时间没法用在和家人共处上;如果请三天假接着放十一,我觉得很多企业会很烦,我们在学校请假辅导员还烦呢,一个注重效益的企业能容许员工想走就走?

既然两个假期离这么近,怎么就不能从26日开始放,放到十月四号呢?这样总放假天数还是九天,和现在的安排一样。而所谓”专家”还表示,现在的这种安排是防止大家国庆后连上9天班。我很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国庆一定要放够7天——很显然”专家”话里的隐含前提就是国庆七天是必须,可就像阅兵这种事一放就放三天根本没必要。可见政治比人文更能影响放假决策。

再说说我们学校最近的一项变革。为了与国际接轨,实现三学期制(即一年分成三个学期上而不是两个学期),我们学校今年的安排就是第一学期到明年1月4日结课放寒假。为什么放寒假,寒假是为了让学生回家过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也是中国新年,就像外国圣诞节放假一样。但是1月4日是农历十一月二十五,连腊月都不到,离新年还有一个多月,你让学生跑回家等一个多月过新年?再看开学时间,正月十三。正月十五是元宵节,到这一天一家人去街上看看花灯,春节才算圆满结束,可是这样安排的话就只能在学校度过了。

说是”以人为本”,实际执行中更多是机械化的决策,根本就没有真正站在普通人的立场上考虑。从这些超长又不实用的假日安排中获益最大的恐怕就是各色商家们了,当然这并不是我的主题。我只希望,别让假期安排成为让大家头疼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