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自习室占座

今天早上像往常一样的时间起床,像往常一样的洗头刷牙洗脸,洗完了突然就不想去自习室了。想想未来几天就要开学了,这几天学校人越来越多,预感我自在的小日子就要到头了,就决定从今天开始不去自习室了。

中午在宿舍无所事事,不上自习也不知道干啥了,电脑不在,不能玩游戏,kindle看不进去,总之就是历年假期到头都会有的”开学恐惧症”。正想找个电影看,有几个同学来喊我,说今年的固定自习室已经定下来了,现在大家都奔赴那里占位儿呢。我们学校的自习室一般是这样安排,有固定的几个教室,也有临时开的教室,但是往年固定的教室里总是堆满了书,人不见几个。如果能在固定自习室占有”一席之地”,我就可以不用天天搬着几大本厚书去上自习了,也可以避免在别人占过的位置上学习被别人喊起来的尴尬发生。既然现在我在学校,不如就去看看。

到了自习室,整层楼乱哄哄的,基本每个教室的几乎每个座位都被大家放上了书,实际上这几间教室才开门没一个小时,看来大家的消息都很灵通。我趁有些同学在犹豫不定的空挡找了一个座位,把书放了过去。但下楼时楼管又说,要每天清书什么的,我心想去年你也这么说的,后来教室不还是被大家的书给埋没了。

说到自习室占位这个事儿,我一直都是反对的。上了三年大学除了这个暑假,我占位时长最高是一天,那是因为我基本一天都在那坐着。图书馆是每天清书的,记得大二上学期时我每天七点去,勉强能找到一个位坐,后来教学楼开放自习室后就没去过,因为图书馆离宿舍太远,但是教学楼的每日自习室是根据无课教室安排的,有时候还会出现当日没有自习室的情况。没有自习室的时候我只好去固定自习室,找个”暂时”没人的座位。说暂时的确是很具有随机性,因为桌上放着的书的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过来了。他如果说”这是我的座位”让你离开的话,即使不跟人讲道理回应说”自习室不能占座”云云,也会打乱学习思路,特别是当换了一个座位后又有其他人来”认领”座位。我就遇到过这种情况。

种种情况导致没有一个固定的座位严重影响了学习体验。实践证明,楼管所谓的”清书”只是一句空话,自习室晚上10点关门,他搬搬书锁锁门能忙到12点,任谁也坚持不了几天。而学生之间一般也不愿意为了”不准占座”的规定而发生冲突,大部分是看到有书的位置就无视了。

我觉得只从管理方面入手分析自习室问题没什么实际作用,如果真要实施一种比较严格的管理方式要考虑各种成本,如人大(好像是这个学校)的刷卡上自习,而且全无必要,校方知道如今大部分大学生的重点不在学习上,就业率和学习也没多大关系。而从供给与需求方面分析可以发现自习室问题完全是个伪命题,因为座位实际上并不缺乏。这让我想起来另一个问题:如果公园里有”禁止踩踏”的木牌而就算踩踏也不会有任何实际的惩罚,你会为了省几步路而踩踏草坪吗?对我个人而言,放在十年前我可能会,放到今天还真说不准,因为作为一个经济人我要追求利益最大化。自习室的问题和这个就很像。虽然有”禁止占座”的规定,但占座了也没什么惩罚,那毫无疑问占座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这似乎是个道德问题,以我的水平解决不了。所以这学期我先给自己占个位儿再说。

近期感想

昨天给域名续了费,发现godaddy的域名续费是一年比一年贵。这四年来从注册时的$0.99涨到了$9.99。不过也发现paypal现在不用绑定信用卡也可以给godaddy付款了。等过两年有钱了还是要一次买它十年。

这一年博客几乎没动,上都很少上了,一个是翻墙不便的原因,还有因为没什么可说的。本来是在有道笔记写日记,但是频发的隐私泄露事件让我很担心。再者发现自己的写作能力是逐日下降,一句话不知道怎么搭配才能说通。幸好我这一专业也不需要太好的文笔,下学期报一个应用文写作的课程,能写应用文就行了。
这一年大学可以说没什么收获。如果非要找出点什么,考过了会计证算是。但是一个会计证又不能证明什么。为了考会计证我甚至有可能把高数或者线性代数挂掉。对于这两门课,我是真的感觉很累。线性代数是因为刚开始有节课有事没去,加上一个比较变态的老师,讲课很飘渺,不知所云,所以后来就没看过。高数则是头两个月使劲学,愣是没感觉,后来也放弃了。
下学期有两个老师比较有意思。一个是《西方经济学》的老师,是明显的右派。每天在课堂上抨击政府,要求民主。一个是思修老师,是典型的毛左。还给我们推荐“乌有之乡”的网站。不过很显然,民主派似乎更受同学们的欢迎。而左派,因为他在第一节课就说你们想来就来,结果没多少人被他的独到观点吸引,每节课也就十几人而已。
大学生是思想比较活跃的群体,也是最容易受到各种势力影响的群体。这时候对三观的塑造,可是一辈子的。不过现在的大学,民主派的老师居多,对学生的影响显而易见。
上大学,学习专业知识是一方面,塑造自己的三观也是一方面。不能在以后的社会中听风就是雨,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别让石头把校园堆满

中国的大学都是有一种“石头情节”的。走在河南大学的校园里,到处都是石头。这些石头不是奇形怪状,也不是价值连城,它们的样子都差不多,方方正正,表面平滑,上面写着“XX届毕业生赠送”等等。甚至在这所大学里还有一片石头林,里面更是林立了大大小小的、上面刻着各个名人题写的校训。其他大学有没有石头林我不知道,但我去过的大学里石头着实也不少。

不可否定,在石头上题个字的确是件很风雅的事情,很多景点、名胜前有个被名家题过字的石头立刻显得庄严了。不过在大学里的石头又不全然如此了。很多石头实际上是由各届毕业生们集体捐赠的。这让我想起来了前几年耶鲁有个毕业生叫张磊,毕业了给耶鲁捐了一百万,还引起了国内的大讨论。当然,单个的毕业生要拿出一百万还真不容易,拿的少了吧,又好像出不了手,所以只好捐石头这种价格不贵又有艺术气息的东西了。

我以为,毕业生捐石头这种事并不是一个好风气。首先,捐的这块石头一点用都没有。既不能为学校的学术研究尽一份力,也不能给学弟学妹们带来什么熏陶。其次,捐石头实际是毕业生的一种轻浮表现。学生上学十几年,好不容易毕业了,还没有拥有自己的事业,就想着表现自己,靠一些虚荣的东西来证明自己,这不正是当今大学生浮躁的表现?让学弟学妹们看到了,就会想等我毕业了我也要捐石头。学校里放这么多石头有什么用啊?每届学生都捐一块,没几年,校园就堆满了。

学校里也有很多由捐赠人命名的楼。捐栋楼的难度太大,一届毕业生或许远远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但如果真的想表达自己对母校的感情的话,我觉得,捐几棵树,或者捐个花园长凳,再大点,可以捐书,捐研究成果。这些都是不太引人注目的东西,但是对学校,对以后的同学们却是真正有帮助的。就像我们学院的新校园,还没有绿化,校园里满是黄沙。可笑的是,黄沙堆上还立着一块由10届毕业生捐赠的一块石头。如果他们能够给学校捐几棵树或者建一个小花园,我想同学们会对这届学长学姐们更有好感。

愤青的年龄

这几天多国部队和利比亚打的不可开胶,有趣的是我国的态度。政府的态度是坚决反对西方国家干预别国内政;但微博上一致倒向西方,认为人权高于主权。社会的准精英阶层——大学生的观点多和政府保持一致(这是微博上一人在招聘会上得出的)。
按照青年这个年龄的想法,我感觉他们应该是支持西方的比较多。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年龄正是一个强调个性强调自我的年龄——自然会要求维护人权,更何况我们这一代人生活的年代——一个思想大解放的时期。在这种环境下的大学生应该是很激进,很愤青的。但为何学会了顺从?顺从政府的言论,而不愿自己探求事情的根源?难道当今大学生的愤青气概都用在了对灾难中的日本表示幸灾乐祸上?
这个年龄就是一个愤青的年龄,不要故作乖巧。这是一个不应该受世俗影响的年龄,但现在好像反过来了,经历了沧桑的人反而理想更为远大。
想想五四运动时期的大学生们,我们真该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