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

虽说我早早就出来工作了,但我内心依然把自己当学生看待,所以今年上半年,大四的所有同学都进入了毕业状态,准备毕业论文、档案等一些事情的时候还是让我与他们有了共情。回想起上大学的第一天,在学校门口的公交站牌,目送送我来的父亲的离去,仿佛如昨日发生。怀揣雄心壮志来到大学,还未抒发就要离开了,不能说不让人遗憾。
五月九日请假回了学校,此时已有半年未进校门。新校区在初入校时还是一片荒凉,遍地黄沙,现在图书馆建好了,绿化也基本完成。宿舍大概留有一半的同学,对门专业的同学从大二开始天天打麻将,这次回去他们还是每天到半夜。熟悉的同学还留在学校的不多,让我有了一小点孤独感。
拍毕业照的时候我没有回来,虽然提供了人头PS服务,但觉得毫无必要。校园里随处可见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在拍照,我则是因为没人约,学士服都没有租。在学校十天,白天打打游戏,按照老师的要求改改论文、实习资料;中午吃了几次上学时天天吃的外卖;晚上有时候约几个人出去吃一顿。在开封三年半,还是毕业时才吃了一次夜市。
论文答辩结束,格式也改到老师基本满意的时候,我决定离开了。离开的中午,和室友去学校旁边吃了顿大盘鸡。那个地方最初由附近村民在此聚集做生意,后来发展成颇具规模的“商业街”,因其道路两旁都是简易房,又是土路,被我们命名为“小破街”。吃完后时间紧迫,匆忙把被褥交给快递寄出,东西一股脑塞进皮箱。因为买的车票还有半个小时开车,甚至没有来得及在校门口留张照片。我的大学就这样平淡的结束了。
回忆起这四年,过得就像结束时一样,没有轰轰烈烈,一点也不精彩。这大概就是某天我一个人坐在图书馆前广场上,十点多了还不想回去的原因,仿佛想再来一遍。所幸的是,我离开的时候至少还有一个朋友陪着我,这大概也是平淡的幸福吧。
图书馆夜景

无论如何,以后我就是个社会人了,我要用我的新身份去感受世界的精彩。

“回家”——返校小记

上班半个月了,半个月远离城市喧嚣的生活,一个人在厂区过着单调的三点一线生活,但是比高中时期还是要好很多,毕竟是存在自由时间的可能的,虽然时间没地方挥霍。掐指一算,我是月初3号中午来的,这个月要出勤27天,那我还可以有一天半休息时间。多上一天班并没有加班工资,那就没有理由不休息。所以,我毅然决然的请假,但并不是回家——一天时间还不够跑个来回——而是回学校。

一说到放假,我首先想的并不是回家,这在最近一年的时间内都是如此,最近一年总共才回了三次家。而在厂里提到放假,我第一反应是要回学校。回学校并没什么事情要做,朋友大部分都回家了,论文现在也不需要提交什么,双十一买的麦片和奶粉所剩不多,完全可以重新网购,所以没有任何理由再回到学校。何况我们学校三年来一直处于建设期,从大门通往内部的必经之路上有着一片著名的”沙漠”地带,我一直坚信我对学校没有好感。但是如今,我却无比怀念学校。

很多企业宣称要员工把企业当成自己家,提供舒适的工作条件和住宿条件。我不知道有没有员工真的这样感觉过,但我经过分析感觉并无可能。这还要和学校对比起来说。我们是花钱上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学生就是学校的股东,学校老师和其他员工的职责就是围着学生转。学生在学校就是主人翁的地位,很容易把这里当成家。但是就像年少的孩子在家里,总是想自己跑出去,学生在学校时也不喜欢学校,进了社会,才会想起自己在学校犯错时,老师总是耐心的批评教育。而进企业,是老板发工资供员工生活,员工用自己的劳动去偿还工资,员工在企业是没有话语权的,干得好了是应该的,犯错误了就走人,谁也不会容忍你。劳科所的”中国职业发展现状”显示,白领跳槽率达64%,说明能让员工把企业当家的老板还是很少的。

于是我上午就回到了我心目中家的地方。和预想中的一样冷清,马上进入考试周,学生们都在自习室忙着复习,我们那层宿舍楼没几个屋开着门。有几个暑假一起在校学习的朋友还在,我们一同回忆了那些精彩镜头,对每个人未来的发展做出了高度评价。胡喷了一会儿,跟人去餐厅吃饭,依旧是要等二十分钟才能吃上的盖饭,和已经变形的筷子。吃完饭去学校门口的”商业区”理了发,不如人意,但是三年都这样过来了。就这样,时间就差不多该回厂区了。

晚上的我又坐在了厂区的宿舍里。在学校只呆了几个小时,却倍感亲切。但我应该明白,人总归要离开家自立门户的,早点接受这个现实比麻痹自己继续心安理得要好得多。连着我刚刚拿回来的路由器,在这个有点偏僻的厂区,我终于可以Hello World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