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第一次丢手机

周五晚上,完成了最后一点工作,想到明天是周末,感到十分开心。虽然周末我也没什么特殊活动,但能暂时忘记繁忙的工作还是让人期待。于是我选择了另一条回家的路————增加下新鲜感。不过这条路走的不是太顺利,走错了地铁出口,导致我又过了条马路才能到达公交站。另一个不顺利是,我当时感觉很饿,平时一直很注重夜间的饮食,周末了也想放纵一下,就进了麦当劳,用samsung pay付款时试了好几次才成功。这两个不顺利似乎预示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等公交的过程是漫长的,我不喜欢聊微信,也不喜欢看小说,所以手机一直放在兜里,沉甸甸的,每天我都能深刻的感受到它的存在。虽然手机在上班时间静音,但小米手环会告诉我什么时候有电话或者新的消息。我通常只在付账时,查公交时用手机,频率很低,但它却很重要。公交车终于来了,毫无意外的站台上滞留的人群有一半都涌向车门。我不喜欢拥挤,但看到车上空间已经不多,等下一趟车遥遥无期,只好也跟了上去。在上车过程中,我感到后面的人一直在挤我,那通常是正常的情况,因为大家上车的欲望都很强,我也没有多想,只是顺势上车。
顺利上车后,我左手扶好把手,右手擦了擦头上的汗,随着公交车的起步逐渐平复下刚刚紧张的内心。车上人很多,我觉得把手垂在身侧久了过于僵硬,就把右手伸入了裤兜里。这时我才发现,有那么一点异样————裤兜里空荡荡的。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左手,左手扶着把手,什么也没拿,赶紧摸了摸左兜,只有一张公交卡。挎包里是我的麦当劳,笔记本,工牌,还有放了很久的几十块零钱。我终于意识到我的手机不见了。
我紧张的环顾四周,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有手机,显然都不会是我的。这时我已有了一些意识,感觉到可能是在上车时被偷,同时我身边的各种案例浮出,我已知道手机被偷找回的可能性为零了,但我总要做些什么。我像旁边的人说明情况,希望能借用手机拨打电话,接连被三人拒绝。每个人都很警惕,似乎只有我是傻瓜。最终一个女孩同意借我手机,打过去,关机。小偷的速度是相当快的。
此时公交车已走出很远,我不可能下去追小偷,何况我根本不知道往哪追。冷静了一下,我意识到手机丢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的支付宝、微信、通讯录(可能对联系人进行诈骗)。我的手机是指纹解锁,但是也可以选择PIN码解锁。支付宝和微信进入都没有保护措施。
在接下来的路程里,我想了想我应该怎么办。到家后立刻找到房东借了手机,先报停手机号,冻结了支付宝和微信。又把QQ和淘宝一些手机上有的软件改了密码。还好我的软件不多,账号就那几个。随后登录了三星的手机找回界面,很显然手机关机找回无望,但我还是选择了清除数据,但愿小偷意外开机一下连上网络,三星可以把手机重置。
这次丢手机很突然,从小到大我一直是个谨慎的人,一块钱都没丢过。或许就是之前的谨慎造成了我如今的大意。至于丢失的手机,买了不到半年,是我在不想忍受国产手机的各种“发烧”后咬咬牙买下的旗舰机型,用着很顺手,外观也很漂亮,比满大街的苹果更能吸引目光(大概也吸引了小偷的目光)。在广州我没有熟人,当务之急是买一个新的手机使用,而刚上班两周的我没有发工资,积蓄也挥霍的差不多了,真是感觉到了一个以前从未有过的艰难时刻。
不过后来想了想,实际上我远远没有达到我以为的那种“困难时刻”,更多的是丢失贵重物品的失落感和无人可依靠的孤独感混合而成。
这也是一个教训,出门在外,不得不时刻保持警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