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开黑后的胡思乱想

“王者荣耀”这个游戏今年异常火爆,连我身边很多女生每天都乐此不彼的晒出自己的战绩,或是在朋友圈抱怨队友的不给力。从不玩手机游戏的我,并且因在LOL时代沉迷Dota2错过了和朋友一起战斗的机会,如今也希望能加入“王者荣耀”股大潮,体验和身边人一起开黑的乐趣。
我的二百多微信好友,已经有五十多人在玩这个游戏,不过受限于工作时间,能同时在线的也就三四个人。由于对自己水平的不确定,我最初几盘并没有邀请好友,而是自己进行匹配。随后发现手机游戏毕竟不如电脑操作复杂,游戏难度降低了很多。熟悉了两三个常用英雄后,我就和一个同事一起进行了开黑之战。这个同事水平也不怎么样,按照我玩dota2的视角看,他连基本操作都不能做到眼疾手快,更别提意识、支援之类了。不过既然是一起开黑,我看重的并不是队友能carry全场,而是大家一起游戏的乐趣,故而虽然老是失败,我们还是能开心的玩下去。
但是有些人就不一样了。有次我兴致勃勃的邀请一个等级比我高很多的朋友一起玩,因为等级差距大,匹配的对手也会比我等级高一些,整个对战相对我来说较困难。在比赛过程中我时刻注意着自己的操作,不敢有一丝马虎。即便如此,个人水平还是有差距,我无能为力的被对手gank了两次,致使我方处于劣势地位。作为后期输出型英雄,我猥琐发育逐渐成长,慢慢将差距缩小,但最终是无力回天。比赛结束后,朋友发信息说跟你玩太坑啦,就不再和我组队了。
这让我想起上大学时,有些晚上我们几个朋友会一起去网吧夜市,那时候我是玩dota2的,但为了和朋友组队玩游戏会放弃dota2玩LOL。有个朋友总是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埋怨这个埋怨那个,局势稍微不好他就一通埋怨要求投降,最后每次和他组队都是不欢而散。
玩dota2的时候就不一样,虽然从没有朋友陪我一起玩过,但在网络上匹配到的那些陌生人,很少有遇到形势不好就抱怨的,反而会大家一起想办法扭转,辅助花光积蓄做视野保大哥发育,没有谁觉得这样不公平。我印象最深的是有次和一群外国人玩,我随机了当时并不熟悉的风暴之灵,前期我们被打惨了,但是队友一直在指导我如何使用这个英雄,买什么装备更好。那场比赛持续了90分钟,双方都只剩下遗迹,最后已经成型的我在团战中最大输出,获得了比赛胜利。
Dota2中,这样的场景有很多,也有坚持到最后我方输掉的,但大家依然会友好的打出gg。我们看重的并不是输赢,而是比赛过程中体现出的团队合作精神。
所以我纳闷的是,为什么现在更多的游戏玩家关注的是自己的战绩,而不注重朋友之间的交流。当然有可能这些朋友和我关系并不那么好,但前述在网吧开黑的那个朋友却是我大学期间最好的朋友之一。
我不敢确定一个如果在游戏中都不愿与你共患难的人在现实中是否靠谱,因为我现实中并没有什么不如意,不需要别人的救济。不过如果我在困难时期失去了一些朋友,那我一定不会感到意外。

川汇区吧记事(1)

今天突然有了感慨,起因是川汇区吧的又一次聚会。

很早就想回忆下自己在川汇区吧的日子,但一直以为自己还有回去的可能,但现在看来可能性很渺茫。

从何说起?就像贴吧的直播,从头说起吧。

2010年,我的第二次高一生活即将结束。逃课,网吧,这是我每天的工作。教室热的我坐不下去是一个原因,更是因为我为留级的选择后悔。我整日无所事事却有内心痛苦。就像《小王子》中说的那样:你为什么喝酒?因为我悔恨。你悔恨什么?我悔恨我喝酒。。然后我找到了贴吧这个地方。我认为我不能浪费时间了,我要担任一个贴吧的吧主,我要有所为。我找到了川汇区吧。

川汇区吧处在周口吧的阴影之下,我去的时候,似乎是很久未有人存在。但巧的是就在那两天,突然热闹起来了。

他们是周口吧的吧友,似乎是和周口吧吧主有什么矛盾,转移到了川吧。我认识了夜木黎和纷舞妖少。

因为朋友恶作剧的关系,我顺利当上了吧主。沉寂了至少一年的川汇区吧又有了生机。

随后的发展很快。夜木黎是个很容易接近的人,他从周口吧拉来了他的朋友们。我在周口一高吧申请友情链接时,又无意中使时任一高吧吧主的黄瓜拜拜注意到川吧。她的到来也带动了一高吧部分人员的到来。

一件有趣的事是,一个我两年未联系过的同学,曾经的好友,也来到了川吧,并成了川吧忠实会员。我们也又成了朋友。

川汇区吧就这样发展壮大了!

川汇区吧记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