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晒被子

这两天天气比较好,紫外线强度很适合晒被子,当然这是我的感觉,我既不能准确断定紫外线到底有多强也不知道多少的紫外线指数能有效杀死被子里的细菌。反正我认为是时候晒被子和褥子了。我的被子是冬天盖的,已经在我床上放了半年了,褥子也有好几个月没晒了,如果我没记错,也应该是半年了。

说我懒当然我也承认,但这也不能只看表面,毕竟我不能感觉到被褥里细菌的繁殖,而且大部分时间我躺在床上睡的挺香。既然晒不晒被褥对我的睡眠没有影响,我又何必要费事大清早把它搬到楼下,还要耽误我去自习室占位,因为好天气是大家共享的,去的晚了就没绳子可搭了;每日的自习室也是大家共享的,去的晚就没地方可坐了。

不过那是在正常上课期间,在暑假里我大可不必考虑这些资源紧缺性问题。所以我就有条件做一些能够提高些许生活质量的事儿,比如晒被子。我之所以不喜欢去晒被子是因为要走很远的路。以前顶楼的门一直开着,我需要从我们这栋宿舍楼走到楼间距50米的另一栋宿舍楼然后从三楼上到六楼,也就是楼顶;后来通往楼顶的门锁上了我就要从三楼下到一楼再跨过两栋楼间距50米的宿舍楼。这么远的距离跑步时是不算什么,但那是因为跑步本来就是要跑出距离的,而当你刚刚起床饥肠辘辘要去吃个轻松的早饭开始一天的生活之前却要负重走上这么一段距离,那简直是要了命。

正因为以上缘故,暑假时晒被子的体验就显得比较特殊。有充足的钢丝绳,可以找到一个能够接受阳光时间最长的区域,而且可以在吃饱睡足后,悠闲的走过去。实际上想要悠闲的走过去比较困难,夏天的太阳不像冬天的太阳那么温柔,夏天的太阳让人感觉像个大汉粗糙的大手,抚摸到脸上是剌剌的感觉,所以只好跑快点。如果是冬天,太阳像小姑娘的手,摸到脸上就比较舒服,在外面呆的越久越好。

总之,我在中午吃过饭后又看了一集电视剧,才意识到是该去晒被子了。虽然是从2点开始到5点——太阳能够有效照射到目标地点的时间——才三个小时,不过被子摸起来已经比之前舒服多了。至于晚上睡觉的体验,我觉得没有多大提升。对于我来说,睡眠质量更多的是取决于白天生活质量的高低,白天过的高兴晚上就入睡快,白天过的不高兴晚上就容易夜长梦多。当然也有例外,白天特别高兴的情况下有时在晚上也会回味下,一回味就可能要失眠了。

我对硬件设施要求不高,而且我并没有体验过特别差的生活条件。高中时宿舍特别潮,衣服晾多少天都不干,褥子天天都是冰凉,那已经是我住过的最不好的条件了,但和条件更差的地方比我觉得也是可以忍受的。现在的宿舍有空调有暖气有阳台,晒被子也很方便,除非是因为我懒不愿意去做。所以我只需要保证每天白天过的满足就行了。

军训

军训到今天总算是要结束了,不过从前天开始我们就在体育馆练习阅兵式了,这两天更是每天都要走四五遍,每遍要近两个小时。实在让人有点吃不消。

我们的军训总共持续两周。刚开始我也是比较喜欢军训的,因为平时缺乏锻炼,现在正好在“逼迫”下锻炼锻炼。但是后来我才发现,军训不过也是一个走过场的东西,两周训练只是为了最后的那次阅兵!为了阅兵,光齐步走我们就练了近一个星期!我一直认为军训应该让大家体验下各种不同的生存方式,出去走走什么的。

包括上一周的军训合唱比赛,也带有明显的功利性。到最后军歌没学会,倒是天天做梦都是同一个旋律。

我在微博上写:军训不过是给校领导一个体验国家领导阅兵感觉的机会。这句话一点不错啊。

以后的人生中再也不会出现军训两字了。但像阅兵这样的事估计还会不少。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打工结束

昨天少儿艺术团的演出在人民会堂顺利进行,今天我去找老师领了工资,暑假打工终于结束了。
这个暑假认识了许多小朋友,大多在5岁到8岁,和她们在一起玩仿佛又找到了童年的感觉。不过最大的收获大概是锻炼了我的耐心。我以前最受不了小孩在耳边叽叽喳喳,这次照看别人家的孩子肯定不能随便发火,对自己的确是个考验。
最后家长和老师对我都挺满意的,这也让我很高兴。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比拿到工资更兴奋啊!
不过遗憾的是,这几天排练很忙,我又刚刚有了可以照相的手机,所以没有留下太多的照片。很遗憾。真希望以后还能见到这些小朋友们。
小朋友

现在的东西真让人稀罕

腾讯微信刚发布时我表示不屑,以为又是移动飞信的山寨版。既然现在大家都有手机,通讯录也被移动垄断,为何还要去用功能相似,但还要像qq一样加好友的微信?

这几个月,关于微信的新闻越来越多了,而周围的朋友也纷纷开通了微信。邮箱里一条接一条的邀请让我很hold不住。终于,我也开通了这个火热的东西。

进入后立刻收到系统信息,给我推荐了几个好友。一看,都是比较熟识的朋友。随后系统又提示我导入通讯录,导入后很方便的加了众多联系人的好友。急忙给一人发消息,”这玩意儿怎么玩啊?”不一会,收到回复,竟然是语音信息。原来这才是微信的主打功能!发送语音信息,像对讲机。还有一些像”摇一摇””漂流瓶”一样的有趣功能,甚至能生成二维码!它和飞信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我同桌上个月买了部安卓智能机,让我这个只看过智能机图片的土包子稀罕坏了。现在的手机,整得跟台小电脑,还能通过wifi上网。三年前还只存在于水货手机上的wifi,如今已进入到寻常百姓家。每天放学都能看到一堆同学蹲在学校对面的酒店门口蹭网。

上周在微博上看到有人报警说自己手机被偷,和其他报警者不同的是,此人居然提供了小偷的正面照片和地理位置!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现在的智能机都可以安装一款软件,当手机被偷,盗窃者试图解锁手机失败时,软件会自动调用手机前置摄像头拍照,并记录下此刻盗窃者的地理位置,发送到事先设定好的邮箱。有了这个软件,谁还敢偷手机啊!

现在的科技发展实在是太迅速了,手机从2g到3g,又即将迎来4g,pc市场逐渐被平板电脑等手持设备蚕食,以前手机200万像素就很高了,苹果推出800万像素手机,诺基亚还要推4100万像素的!

引用我哥哥的一句话,他参加工作几年了,在微信签名里很小孩子气地说:现在的东西真让人稀罕。

写给2012年

一眨眼,2011就剩下不到一天了,“跨年晚会”又成为今天到明天的微博热词。商家炒作也好,社会化媒体的推动也好,总之人们乐此不彼的疯狂。就像“双11”、“双12”淘宝上不断被刷新的成交量,成了这个时代网民力量的写照。
从2009年微博在中国推出开始,网民的力量就被无限扩大了。中国网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广阔的向世界展示的舞台,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报道也乐于引用网民的声音。中国经济在平安渡过全球经济危机后,人民的尊严也得到了极大的尊重。
这么说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否认。的确,中国人民的人权保护制度还算不上完善,但就中国现有发展阶段来说,国家已经为此做出了努力,成效正逐渐显现。而人从自身开始的重视,更值得我们大家的反思。
比如,在药家鑫案中,舆论出现一边倒的情况。药家鑫对不对,是道德层面的判断,只要不傻不痴的人,都能判断的出来。但药应该如何判刑,就是法律层面的事了。可是舆论竟然左右了法律的判决,最终法官为“平民愤”而判药死刑。
法律受外界左右,是个只在中国才有的笑话。中国的法律不是受舆论左右,便是受行政干涉。法律成了可伸可缩、可进可退的弹簧。所以,现如今人们把上访当成了一件有效法宝,忽视了法律的作用。如此,如何确保人权的保护?
法律才是保护人权的武器,无论对象是公民还是罪犯,法律一视同仁。只有形成这个共识,只有克制自己内心的冲动,人权才能真正赋予在每个人身上。
在网络与现实界限逐渐模糊的今天,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保持足够的理智。“围观改变中国”改变的只是事件结果,并不能让我们的整体素质上一个台阶。
2012即将到来,可以预测,微博的影响只会越来越大,中国人将越来越多的参与到国家管理中来。如何行使自己的参与权,每个人都要做足功课。
设想下,当诺亚方舟停在面前,中国人将如何在世界面前展示我们登船的风度?这世上,总有比利益、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川汇区吧记事(2)

川汇区吧记事(1)

很快就放暑假了,川汇区吧越来越热闹,我们开始商讨聚会了。

6月24日晚7点,川汇区吧第一次吧友聚会在苏宁电器门口的大排档开始。

基本上都到了,夜木黎(人称“半夜”),纷舞妖少,亦个男人,香油哥和夫人是特地从淮阳赶来,咱也爱周口,流年飞逝,病鸡,周口一频道,还有我和恶作剧。黄瓜拜拜在外上学不能回来,鳄鱼(就是我那同学)高三复习班上课,周口一高吧往事拜拜因事在外地,还有几个朋友因为某些原因没时间赶回。但是这个聚会还是足够热闹了。

半夜是个很有趣的人,不再多说;妖少热爱“跑酷”,性格也像这项运动一样豪爽;亦个男人是医生,有着结实的腹肌和霸道的表情,我一直疑问病人怎么信任他,他那时和周口一频道是情侣。香油哥是我们这里年龄最大的,经营着“胡记香油坊”,给人感觉成熟老实;咱也爱周口个很高,像个半大孩子;病鸡显得很精明,但从言语中可听出很讲意气;流年话不多,总是沉默,似乎有点腼腆。

这些人都是很不错的人,我也生平第一次喝醉了(还能走路,有点晕晕乎乎)。和他们在一起感觉很愉快,我也发现,原来网络上虚拟的朋友是可以发展到线下的!

聚会后的第一天,我清楚的记得,川吧发帖第一次超过一页,超过了周口吧,人人都很兴奋,一直到暑假即将结束。

我决定不再担任吧主,半夜接替了我,黄瓜也成为了吧主。上学后,我就很少再去了。再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很多老人出现渐渐都少了,又来了许多新人。我也参加过几次聚会,但都没了第一次的感觉。

一年过去,又是署期,又是聚会,但曾经的那些人却各奔东西了,想联系都很困难。

我很怀念。

川汇区吧记事(1)

今天突然有了感慨,起因是川汇区吧的又一次聚会。

很早就想回忆下自己在川汇区吧的日子,但一直以为自己还有回去的可能,但现在看来可能性很渺茫。

从何说起?就像贴吧的直播,从头说起吧。

2010年,我的第二次高一生活即将结束。逃课,网吧,这是我每天的工作。教室热的我坐不下去是一个原因,更是因为我为留级的选择后悔。我整日无所事事却有内心痛苦。就像《小王子》中说的那样:你为什么喝酒?因为我悔恨。你悔恨什么?我悔恨我喝酒。。然后我找到了贴吧这个地方。我认为我不能浪费时间了,我要担任一个贴吧的吧主,我要有所为。我找到了川汇区吧。

川汇区吧处在周口吧的阴影之下,我去的时候,似乎是很久未有人存在。但巧的是就在那两天,突然热闹起来了。

他们是周口吧的吧友,似乎是和周口吧吧主有什么矛盾,转移到了川吧。我认识了夜木黎和纷舞妖少。

因为朋友恶作剧的关系,我顺利当上了吧主。沉寂了至少一年的川汇区吧又有了生机。

随后的发展很快。夜木黎是个很容易接近的人,他从周口吧拉来了他的朋友们。我在周口一高吧申请友情链接时,又无意中使时任一高吧吧主的黄瓜拜拜注意到川吧。她的到来也带动了一高吧部分人员的到来。

一件有趣的事是,一个我两年未联系过的同学,曾经的好友,也来到了川吧,并成了川吧忠实会员。我们也又成了朋友。

川汇区吧就这样发展壮大了!

川汇区吧记事(2)

真是个好校长

今天放假了,放的很突然,但也是我们期待已久的,而且一放就是四天。
放假原因一是明天三年级要进行第二次模拟考试,其二就是一个月前校长在全校同学面前承诺清明节放假,结果清明没放,推后了两天放。
这样的安排很合理,因为如果清明节放假会让假期变的很零散,往后推一天正好。
而最让我感慨的是校长的认真。现任校长是去年刚刚上任的,一上任就对学校进行了改革,特别是校风方面。过去从来都是散漫的一高学子,第一感受到了学校的约束。
我第一次听见校长的声音是在一个月前,学校请一位教授来给高三(顺便高二)的同学讲学习心态问题。校长的普通话很标准,可以说是一高普通话最好的,有点像葛优的音色,也有些许葛优的幽默。就是在那个讲座上,校长承诺了清明节放假。
清明节到来前夕,同学们有点坐不住,很多人说校长说话不算话。我没有发表看法,毕竟清明节还没有来到,怎么能妄下结论呢?后来清明节果然没放假,但同时有推迟两天放假的小道消息,我就感觉校长还是可信的,最起码他的声音就给人信任感。事实如此。
放假对学生来说算是大事,近半个月了,谁都想回家。可以说,校长用自己的行为给一高学习们上了一堂诚信课。但实际上,我对我身边的同学并不抱信心。

正月十五元宵节

在他乡过节的滋味是不好受的。去年的元宵节我就没有回家,一个人在大街上看满天的烟花,感觉很没趣。今年虽然还是只放一天假,我果断回家了。
刚刚开学了一周,没有带手机,也没有上微博,没有什么不适。虽然以前自觉对微博有瘾,但现在看来,这瘾是很容易去掉的。
过了一年,学校也没什么新变化。听说要翻修操场,这件事本身倒是很有吸引力,但结合学校的能力和办事效率,这个操场最多把土地换成水泥地,并且没有两个月完不成工。
十五过后,这个年就算真的过完了。很多打工者早在初五初六就到大城市去了,我妈也早在初六就上班了。以前哪里见过这么忙碌的情况啊。社会生活很紧张了,人们也都很紧张。年味越来越淡,这一点也不奇怪。

自驾去淮阳

这个“自驾”其实驾的是自行车。早上起床后,我突发奇想,决定骑车去淮阳转一圈。虽然我知道淮阳也并没有什么可玩的地方,但就当消磨时间了。
一路上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象,车还和平时一样多。该过年了,这些车估计也是忙着回家的吧。
真正到了淮阳,其实更没什么可看的。转了一圈,发现龙湖都结冰了。为了确认下,我还拿了块砖头砸了砸,的确很结实。龙湖沿岸没有多少人,只有少数几对情侣散步,一点意思也没有。
太昊陵更是冷清,门前的广场倒还有几分生气。记得前年来时只有十多个老头老太太挤在一起玩牌或是玩一种很神秘的游戏,如今快过年了,年轻人比较多了。
彻底发现了淮阳这个地方实在没什么好玩的,尤其是太昊陵门口大片地方居然没有一个垃圾桶(虽然这和“玩”没多大关系,但很费解它是怎么成为国家AAAA级景区的)。
回家时逆风,比来时要累,不过腿累的有点麻木,不知不觉也就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