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早该废除了

如果中途飞机没有坠毁没有被劫机没有发生不好的事,赖昌星应该快到家了。十二年,中加两国的嘴皮都磨的不轻,最终还是以中方拿“不实行死刑”作为条件把人给换回来。
赖昌星偷逃税款数百亿,按现有法律,足够判他死十回了,但让政府一句话,一回也不用死了。人虽然回来了,但我对“谁胜了”表示怀疑。
不过话既然已经出口,不遵守诺言又会在国际上落下小人称号,何况诚心向来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事已至此,司法公正已然没有,美德万万不能再丢。
其实,死刑若是早点废除,事情会更简单。
国际上依然还有死刑的国家不多了,中国是其中之一。死刑,通用的说法是非人道主义。的确,生命这么宝贵,不能随便剥夺(不过我不知道萨达姆是怎么死,居然还用了绞刑)。从另一方面说,死刑也未必是惩治罪犯,警示后人的有效手段。
以前的死刑都是枪毙,现在为了节约子弹改成注射,类似“安乐死”。这样一来,连疼都不疼,比在灾难中丧生的人们滋润多了。这样能带来什么效果?一死了之,巴不得这样。要么在那些电影里,坏人或好人被俘,都是自杀求解脱呢!
对生命的剥夺,还是不如对自由的限制。有首诗写的好: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作者是个曾经失去自由的人,所以能深深体会自由的重要。对犯人来说,在监狱里关他一辈子,或几十年,对他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让他自己去反思,忏悔。如果经常组织劳动什么的,辅以减刑奖励,再坏的人也能被改造成善良的人。世上多一个好人,总比少一个坏人强吧。
好在废除死刑已被提上议程,今年有几项经济犯罪已经取消了死刑判决。
在赖昌星一事上,加拿大的原则是“宁肯放过一千,不能错杀一个”。这点很值得我们学习。中国自古以来的封建帝王,在处罚罪人时通常是诛九族,就是为了防止罪犯后人的报复;还有连坐法,不论青红皂白统统杀掉。这种毫无理性的做法,已经是封建专制的旧品,万不可改头换面成有罪推论。这点,我国做的也很不错了。

白名单思考

这几天老是在美国主机侦探上看到谁谁的空间不稳定了、谁谁收到主机商的紧急通知了,围绕的话题只有一个:中国互联网白名单即将施行。
所谓白名单,即只有在名单中的网站才可正常访问。这克服了黑名单手动添加屏蔽网站易有漏网之鱼的弊端,也是IVP6时代最有效的武器。以后没有备案的网站,无论国内国外都将无法访问。搜索了下,白名单在我第一次做站那年,即09年严打时就被提出,但一直未实行,估计还有技术上的不成熟和政治上的某些原因。而近段时间对此的频繁重提又让人紧张起来。
有朋友从IVP6的技术上分析白名单不会很快实施。我对技术不太了解,但我也认为此举必然降低中国国际形象,顶级决策层未必乐意;何况温总理、人大这些年也透露出逐渐“还民众话语权”的意思。
然而这段时间众多网站频繁断网,包括上个月阿里巴巴内部网络的问题,还是让人不放心。可以肯定的是,白名单无论实施与否,现实中网络监管的确没有放宽,反而更严重了。
有人说五年后白名单的施行是大趋势,仔细想想,我国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我们的最终理想,了解资本主义的信息干嘛,关起门来搞好自己的建设就行了。但我为我的博客,我的精神家园担心,也为中国人民几千年反抗得到的微弱的自由之光担心。难道我们又要回到那个信息被“输送”而不是“传播”的时代。
有时候我会突然想象再来一次文化革命,我是被打倒还是当红卫兵呢?我也没啥大才华和大问题,估计被批判不至于,但也不会去批判别人。起码也要保持沉默吧!又想起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
说到这才想起正事儿。放假回家后第一要务是把博文备份到新浪上去,godaddy主机说不定哪天就挂了。我写的没有太敏感的文字,放新浪也不会有问题。假如世界最大局域网真的建成,互联网、通信、电视广播真的被一家控制(三网融合意义是否在此?),那就不上网了。也学习大形势关上门苦学两年,瞅个机会出逃国外算了。爱国,在哪里都一样的。

我们都是楚门

推特让我知道了此事,因为在新浪、腾讯上连方校长的名字都打不出来。窃以为方校长的待遇比布什、任志强高多了。
关于方某为什么会被扔鞋,我想大家都明白。按理说国家靠这个东西辅助政治教育使国民更易管理是所有政府的终身事业,但这毕竟是新时代,人民思想不愿受到束缚,更不愿一言一行都被人监视。
我想起N年前曾看过一部电影叫《楚门的世界》。这部电影讲得是一个叫楚门的普通人,打小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小镇上,过着普通的生活。但突然有一天,他发现,怎么周围的人、路上的车都是有规律的出现?而且总是那几个人、几辆车。再细细调查下去,他发现在他屋里各个角落都装有摄像头!在他的威胁下,妻子终于说出了这个惊天秘密:楚门从出生起就成了电视剧《楚门的世界》的主角,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中,并实时向全世界转播!楚门愤怒了,他决定逃离。当他驾驶帆船在大海上飘流两天后,他看到了矗立在海平线上的高墙。
看过这部电影很久我都沉浸在幻想自己是不是一个楚门中,在翻辩家中每个角落没有发现摄像头的踪迹我才放心。但偶尔我还会有被监控的感觉。
终于明白是方某把电影变成了现实,主演是全中国网民,不同的是这堵“墙”早已被大家发现,并且陆续不断地有人翻出去。可是,谁能确保此“墙”之外有没有另一堵,“墙”之外依然可能被监控。
电影《楚门的世界最后》,楚门跪在墙前捶打那堵罪恶的墙,但墙纹丝不动。是的,墙是坚硬的,一两双鞋扔上去,总不会砸出个洞来。

自由了

太感谢jeehon 了,在我千辛万苦在网吧翻到twitter上后,找到了他,向他请教如何用手机翻墙。@jeehon 及时回复了我的消息,并且告诉了我https://embr.in/login.php(手机访问https://embr.in)网页代理。我找了几个月没有结果,现在终于解决了!!今天真是太兴奋了!!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twitter,以后就可以天天t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