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英语不难,就是费时间-读《赖世雄的英语学习法》

赖世雄老师把英语学习分为四个步骤,说-读-写-听。除了第一步说中的音标部分,后面三部分可以同步进行。

说,最基础最关键的音标。我们学英语的主要目的就是交流,交流就要让人听懂,所以发音必须要掌握,同时也是为了听懂别人的发音。音标的学习要注意一些国人常犯的错误,并且要反复练习,达到overlearning的程度。学了音标,为下一步通过阅读扩大词汇量提供了基础,查字典的时候才可以准确念出。另外,赖老师的说也包括日常对话练习。

读,“读”的目的是扩大词汇量,同时也培养对句子的感觉,学习短语的用法。这一部分赖老师推荐用新闻稿来学习,因为新闻使用的句子简洁标准,词语也都是经过记者仔细斟酌的用语。使用英汉或英英字典来对不认识的单词进行深度学习,即不仅知道单词的意思,也要知道常用短语,并能用短语造句。久而久之词汇量就扩大了。

写,“写”是输出,是对读的检验。赖老师用相当长的篇幅来阐述了基本语法,以及对句子结构分析的重要性。总结来说,必须掌握的语法有四点:1.单句结构,2.连词,3.非限定性动词,4.时态。

听,我觉得“听”可以提前到“写”之前,因为“听”和“说”是我们学习英语的主要目的,而较少会用到写。在学习音标时就可以练习泛听,音标熟练掌握后便可以进行精听,听写。最关键的一条:抓住句子的关键词而非一个字一个字的听。

在网络时代我们可以利用的资源很多,但也有必要进行下筛选,即网络时代依然适用的英语学习原则:少就是多,慢就是快!

开始练口语

每天看英语,并且默读着感觉挺流畅的,真正读起来才发现自己简直像个小学生读红楼梦,读这个词感觉不对,读那个词也感觉不对,不得不不停的翻音标,结果一句话读下来三分钟,两分半都在查字典了。

练口语这个想法已经酝酿很久了。虽然这辈子和外国人交流的机会渺茫,应用英语大部分时间是在”看”方面——看美剧,看图书,看网站,但是能说英语和能看英语毕竟是两个层次,人都是不满足现有层次的。不过作为语言来说,我们似乎把两个层次搞反了,谁生下来不都是先会说才会写的嘛,有不会写但能说的人,除了哑巴和《天龙八部》里的聪辩老人苏星河外,还没见过不会说只能写的人。

跑偏了。总之我想说英语,不管有没有人和我交流,这样才算真正掌握了一种语言。暑假期间把赖世雄的美语音标从头到尾读了一遍,算是纠正了以前的很多错误的发音。比如stop,task之类的,以前不懂,都是英音美音混着念,现在总算能大致明白英音和美英的区别了。但光会读了音标还不行,一读句子就不行了。有的单词看着背单词背过,背的时候也听过录音,读出来就不是那个味道,总感觉怪怪的,查过字典会发现果然读错了。如今我认识的单词也有几千,能标准读出来的实不过一半,要想从头开始练习,是个浩大的工程项目。

今天读英语的时候正巧旁边是个英语专业的女生,她在我之前到那,我去了后听了一会发现她读的太好了,导致我半天都没信心开始。后来听了十分钟的录音,忍不住开口,才发现读出第一句后也就没那么害羞了。不过读了一会,旁边那女生就离开了,不知道是不是不想忍受我的种种”口误”了。

说来好笑的是,上初中高中时我最不喜欢学的科目就是英语,到了大学想学英语,这门课程已经变成娱乐课了。大一大二时的英语课就是老师带大家看电影,或者让几个同学做PPT,上去念两句,这课堂有趣是有趣,但却学不到什么东西。这种”娱乐式”课堂和另两种”高中式”课堂与”读PPT式”课堂算是当今大学课堂的三大类型。”娱乐式”和”读PPT式”都是学不到什么东西的,但是老师最轻松,又有了互动课堂和数字化教学的名头。”高中式”课堂老师要求严格,还有提问任务和作业任务,对老师要求高,但对学生来说就成了一种负担了,谁也不想再来上一次高中。这种教学方式毕竟能真正教给学生知识——如果不逃课不睡觉的话,如果仅仅为了追求一些教学形式反而会丢失了教学的内容,得不偿失。而如今的大学老师似乎更在意科研成果而不在乎教学质量,论文写的挺欢,教学就是读PPT。对了,还有一种”传教士型”课堂,没有把它归于三大类是因为这种老师不多见,属于特立独行一类,一上课就是宣扬他的政治观点。倒也挺有趣,不过意志力不强的人就容易被洗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