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开黑后的胡思乱想

“王者荣耀”这个游戏今年异常火爆,连我身边很多女生每天都乐此不彼的晒出自己的战绩,或是在朋友圈抱怨队友的不给力。从不玩手机游戏的我,并且因在LOL时代沉迷Dota2错过了和朋友一起战斗的机会,如今也希望能加入“王者荣耀”股大潮,体验和身边人一起开黑的乐趣。
我的二百多微信好友,已经有五十多人在玩这个游戏,不过受限于工作时间,能同时在线的也就三四个人。由于对自己水平的不确定,我最初几盘并没有邀请好友,而是自己进行匹配。随后发现手机游戏毕竟不如电脑操作复杂,游戏难度降低了很多。熟悉了两三个常用英雄后,我就和一个同事一起进行了开黑之战。这个同事水平也不怎么样,按照我玩dota2的视角看,他连基本操作都不能做到眼疾手快,更别提意识、支援之类了。不过既然是一起开黑,我看重的并不是队友能carry全场,而是大家一起游戏的乐趣,故而虽然老是失败,我们还是能开心的玩下去。
但是有些人就不一样了。有次我兴致勃勃的邀请一个等级比我高很多的朋友一起玩,因为等级差距大,匹配的对手也会比我等级高一些,整个对战相对我来说较困难。在比赛过程中我时刻注意着自己的操作,不敢有一丝马虎。即便如此,个人水平还是有差距,我无能为力的被对手gank了两次,致使我方处于劣势地位。作为后期输出型英雄,我猥琐发育逐渐成长,慢慢将差距缩小,但最终是无力回天。比赛结束后,朋友发信息说跟你玩太坑啦,就不再和我组队了。
这让我想起上大学时,有些晚上我们几个朋友会一起去网吧夜市,那时候我是玩dota2的,但为了和朋友组队玩游戏会放弃dota2玩LOL。有个朋友总是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埋怨这个埋怨那个,局势稍微不好他就一通埋怨要求投降,最后每次和他组队都是不欢而散。
玩dota2的时候就不一样,虽然从没有朋友陪我一起玩过,但在网络上匹配到的那些陌生人,很少有遇到形势不好就抱怨的,反而会大家一起想办法扭转,辅助花光积蓄做视野保大哥发育,没有谁觉得这样不公平。我印象最深的是有次和一群外国人玩,我随机了当时并不熟悉的风暴之灵,前期我们被打惨了,但是队友一直在指导我如何使用这个英雄,买什么装备更好。那场比赛持续了90分钟,双方都只剩下遗迹,最后已经成型的我在团战中最大输出,获得了比赛胜利。
Dota2中,这样的场景有很多,也有坚持到最后我方输掉的,但大家依然会友好的打出gg。我们看重的并不是输赢,而是比赛过程中体现出的团队合作精神。
所以我纳闷的是,为什么现在更多的游戏玩家关注的是自己的战绩,而不注重朋友之间的交流。当然有可能这些朋友和我关系并不那么好,但前述在网吧开黑的那个朋友却是我大学期间最好的朋友之一。
我不敢确定一个如果在游戏中都不愿与你共患难的人在现实中是否靠谱,因为我现实中并没有什么不如意,不需要别人的救济。不过如果我在困难时期失去了一些朋友,那我一定不会感到意外。

TI5后随感(附:敌法师与痛苦女王的故事)

这次Dota2国际邀请赛(TI5)中国队没拿冠军我觉得是好事情。这次总奖金1800多万,按照每个金本贡献2.5美元算,全球玩家至少花了7000万美元,再加上金本升级,后续的一些饰品,Valve无疑是最大的赢家。他赚够了才不管谁拿冠军呢!但是对于老美及欧洲还有东南亚那些观众来说,奖金里面可有大部分是自己贡献的,当然不愿意让别的国家拿大头啦。即使现在这结果,中国几支队伍拿到手的钱加起来比冠军还多,占总奖金的三分之一还多了,人家说不定已经不高兴了呢。老外一不高兴,也许明年TI买金本就不那么卖力了,奖金就会降下来了,中国人贡献的比例也该提高了,明年纵然中国队夺冠,拿了奖金也没啥了。一来钱少,二来奖金都是自己人出的,跑到国外转一圈扣一堆税又回来,到底谁赚了?所以,今年中国队没夺冠或许能给老外们一点安慰,明年的情况才不会太糟糕。

上面一段自然是玩笑话,即使是假的,我也预测TI6奖金恐怕不会像最近两届这样爆发式增长了。Dota2全球玩家不过1200W,今年卖出650w金本,说明有一半的玩家都买了,这个比例在免费模式游戏界应该很高了。英雄联盟玩家多,消费率却不一定有这么高。而这个比例我觉得也是一个顶点了。Dota重生虽然正在开发,但只是引擎上的进步,游戏内容上没什么新意,对新玩家的吸引程度有限。所以我大胆估计明年TI6奖金可能还是在1800w左右。

最近还有个发现,就是敌法师和痛苦女王这两个英雄都会闪烁,他俩到底啥关系?思来想去我觉得事实是这样的。

敌法师和痛苦女王小的时候是青梅竹马,生活在一个安静祥和的村庄。那时痛苦女王还不叫这个名,她的本名叫阿卡莎,她也没现在这么令人恐怖,就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女孩形象。但是像所有故事一样,战火烧到了家乡,他们被迫背井离乡,所幸被一群老和尚收留。但是这群老和尚不喜欢魔法,就喜欢打坐念经,他们也教敌法和小姑娘念经。年轻的姑娘谁愿意当尼姑啊,何况阿卡莎又背负着失去家乡的痛苦,她一心想学了魔法回去报仇(因为她是女孩没力量,用魔法是最优选择)。可是老和尚们天天就是念经,打坐,看起来什么本领都没有。小姑娘就跑出去了。跑出去之前她对敌法说我们一起走吧,找个能学本事的地方。敌法这孩子老实,他觉得好不容易从苦海中脱离出来,有人收留他,幸福的不得了,根本没想复仇的事儿,反过来劝阿卡莎要四大皆空什么的。小姑娘虽然很爱敌法,但年轻时不懂得两个人在一起就是要牺牲自己的一些梦想,还是毅然离开了。

她一个人离开后闲逛,遇上了大魔头末日使者,可是她并不认识。末日一瞧这小姑娘清纯可人,可是自己家那个女魔头(其实就是美杜莎)家教太严,想收来做个二房是不可能了,但也不舍得让阿卡莎离去,就说你不如做我干女儿吧,我教你几招厉害的法术。阿卡莎太天真,觉得这末日长得人高马大,虽然丑了点,但像是个有本事的人,就认了末日这个爸爸。

俗话说近墨者黑。末日的法术都是折磨人的黑魔法,能教给阿卡莎什么。再加上末日带阿卡莎回到他的大本营夜魇军团,周围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阿卡莎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避免不了的沦落了。

到这时候她还没有到痛苦女王的水平。她心里还是想着敌法,想跟他一起报仇,然后找个地方男耕女织。她学到了点皮毛法术后就瞅个机会跑了出来,回去找敌法。

谁知这时候的敌法已经大不一样了。那群老和尚并不是什么都不会,他们实际上是天辉方在夜魇势力这边的眼线(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女王第一次跑出来的时候很容易就遇到了末日)。他们收留敌法和阿卡莎时,就已经接到了先知的警告,说这个小女孩今后必为天辉大患,要早点除掉。老和尚们看着这个天真的小女孩下不去手啊,就没管她,谁知她后来果然投靠了夜魇,这才慌了。

这群人都年纪大了,觉得要想克制阿卡莎,非得敌法这个年轻小伙。可他们不知道阿卡莎现在还没啥本领呢,随便一个人都能干掉她。老和尚们一商计,先给敌法上了一课,说你那不争气的女朋友已经投靠夜魇啦,你是准备跟着她去呢还是准备与她决裂?前面说了敌法老实,善恶分明,一听这觉得自己应该与阿卡莎决裂,即使我们曾经相好过,但这是你自己犯错,还是原则上的错误,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看和尚们一听这就把前辈千年传下的破法师术传授给了敌法,还传授给了他逃命破敌两用的闪烁术。

阿卡莎回来那天晚上就被和尚们发现了,故意把她放到庙里,暗中包围了她,并让敌法与她过招。

阿卡莎见了敌法,还没亲近,就见敌法拿出了武器,问她:你是不是投靠了夜魇?阿卡莎说什么啊,我只不过认了一个夜魇的干爸爸,谁说我投靠他们了。敌法怒了,那还不是,都认干爹了!上去就是一刀。阿卡莎也吓住了,赶紧挡了一下,却被冲劲冲到了墙上。敌法这才知道阿卡莎法力很低,便不忍再下手。

这时和尚们在外面听见屋里有打斗声,但瞬间平静了,以为敌法已经得手,乱哄哄的要挤进屋来。阿卡莎流着泪问敌法,你难道就这样无情吗?敌法说,并不是我无情,我可不想要一个有污点的女人!这句话说出来,可把阿卡莎的心伤透了。她听到外面人声嘈杂,知道难逃今夜,可是忽然对敌法发了一招。原来敌法看到昔日恋人倒地痛哭,心中也是不忍,没有防备,只觉得心口一痛,一弯腰,再抬头,阿卡莎已然不见。

阿卡莎已跳出室外,在不停的闪烁中逃离出去了。这正是末日的鬼把戏,窃取别人法术的邪恶魔法,不过末日的招数通常会把敌人的心都吃掉,而阿卡莎没有学全,只是窃取了法术,窃取的法术也不如原所有者完美。逃生是够用了。

回到夜魇后,阿卡莎才真正成为痛苦女王。被恋人无情抛弃,还被情人痛下杀手,是谁也绝望了。

dota2在国内的发展

    我加入dota2国服也有一段时间了,根据全球服的数据,同时在线人数峰值能达到五十多万。但是我白天上线的情况是同时在线最高四十多万(就一次),近一周内才稳定维持在二十到三十五万之间,估计其中国服玩家不会超过三十万。如果完美一直拖着不开公测的话,暑假过后dota2形式不容乐观。
    一款游戏要想成功首先就是要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毫无疑问,dota这款游戏在几年前还是很受大家欢迎的,可是现在再看就不是那回事儿了,LoL显然已经霸占了中国的网吧和大部分游戏玩家的桌面。
    尽管完美现在的邀请码已经随地可拿,但我依然觉得他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扭转败局的时机。首先,dota2的上手并不简单(相比LoL),而暑假一开始正是让那些不熟悉dota的人利用暑假来熟悉它的一个起点。完美在七月中旬还近乎苛刻的发码条件把很多想在暑假尝试并适应dota的学生挡在了门外。其次,现在激活码的获取虽说比较简单,但仍然还是需要,并且由于是平台游戏,激活需要在官网和客户端同时进行,操作复杂,这也让人感觉不爽。前段时间和朋友一起去网吧,他就因为激活太麻烦而选择去玩LOL。反正游戏类型都一样,何不玩更熟悉的LOL呢。
    另外还有一点,国服现在匹配时间过长也反映出了许多问题。一是国服人少,难以匹配,或许三十万玩家中国服只有三分之一;另外一种可能是因为我的级别较低。而如果是因为级别低而导致匹配速度慢,则说明dota2中更多的玩家是老玩家,新鲜血液极少。
    凭心而论,dota2无论是在画面还是在游戏性上都要好于Lol,但是很少听旁边人说愿意从LOL转到dota阵营。复杂的游戏准入是一方面,游戏设定对新手的不友好也是一方面。游戏设定比如强退有24小时的零战斗力收益,这点我认为可以改成递增形式,例如新手第一次强退只惩罚1小时,第二次3小时,这样慢慢转变新手“打不过就跑”的思想。再比如可以在匹配中引入“高手+新手”匹配,让高手协助新手完成游戏。不过像“推荐装备”,新手任务等一些相对dota1的改进值得发扬。
    LOL同时在线人数在上半年就已经达到800W,dota2要想与其平分秋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完美是一家商业公司,很明白dota2是拿来赚钱而不是拿来耍酷的,但是一些dota2社区如贴吧里的玩家妄图把dota2变成一款小众游戏,还美其名曰“精英游戏”,这也是值得警惕的。无疑,dota2的发展需要代理公司和老玩家们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