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六月, 2016的博文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读书笔记

达尔文的“演化论”在国内常常被翻译成“进化论”,这里面有些历史遗留原因。《物种起源》刚进入中国是在1918年由马君武翻译,但翻译者并未受过生物学训练,把evolution翻译成“进化论”。当时中国,处于国难当头,“进化论”衍生出的“弱肉强食”的概念很能契合海内外知识分子的救国热情,故而流传下来。但“进化论”的“进”字是有方向性的,潜在含义是物种的发展会越来越高级,而达尔文的真正意思则是物种的演化毫无方向性,只要基因突变的结果是能生存下来,物种就能流传下去,并无高低等级之分。比如说今天若发生核灾难引起世界末日,老鼠和蟑螂可能还是会从废墟下爬出来,做好准备把自己的DNA传下去。
《物种起源》说明的另一点是,人类,准确说是“智人”的出现纯属偶然。更为偶然的是,大约7万年前,一次基因突变,改变了智人大脑内部的连接方式,使得智人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来思考,用完全新式的语言来交流。这就是“认知革命”。“认知革命”揭示了智人历史的开始,也告别了“基因演化”的无目的性,转而开上“文化演化”的大道。正因如此,虽然我们现在所处的现代社会拥有极其丰富的物质资源,但我们的基因还保留着原始狩猎和采集时期的生活习惯。正如我们看到高热量食物会有抑制不住的冲动,那是因为在原始时期我们从没吃饱过。
“认知革命”后,智人发展出了新的技术,能够组织起更有效的社会结构,他们有能力并开始向全球各地迁移。这样的结果就是,原本同时存在于地球上的其他人类物种,如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无法与智人抗衡,逐渐走向灭亡。不仅如此,地球上的其他物种也因如洪水般的智人流动遭受了大灾难,智人成为了食物链顶端的物种。
部分学者认为,演化让人脑越来越聪明,解开了大自然的密码,从而引发了“农业革命”,人类抛弃了狩猎采集的坚信,开始过上了稳定而舒适的生活。但“农业革命”未必有这么美好,其带来了人口大爆炸,致使人类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吃到种类丰富的采集品,而是局限于少数几种粮食。如果从DNA的拷贝数来判断物种演化是否成功,那么1万年前还只是中东地区众多野草中一员,现在全球种植面积有十个英国那么的小麦无疑是“农业革命”最大的赢家。人类从此不得不虔诚的守在麦田旁边,起早贪黑,累的一身病痛。有观点认为,“农业革命”后,智人抛下了与自然紧紧相连的共生关系,大步走向贪婪。
在科学革命之前,多数人类文化都不相信人类还会再进步,很多文化都有预言世界末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