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二月, 2017的博文

第一次与人合租

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我在年后搬入了新居。不仅仅有着距离公司步行仅十分钟的路程,也有着充足的阳光和安全的环境。唯一一点,是和别人合租。
在此之前我住在一个拥挤的城中村里,打开窗户伸手就能与对面握手。虽然光线差,还有小强光顾,但空间足够大,一个人在空旷的房间里想干什么干什么,很自在。直到有天回家,偶然抬头看到巷子里密布的数十根网线电线缠绕在一起,突生恐惧,这要是发生火灾,那可怎么逃?!从那时起我就想合同到期后一定要改善下居住环境。公司附近并不偏僻,环境好点的城中村也要一千多,再想住的安全点,小区房,唯有与人合租。比较幸运的是,在豆瓣上我顺利找到了合租者,而且房子质量还很不错,八楼南向,价格适中,果断租下了其中的次卧。室友三个人,一对情侣住主卧,另一个也就是“二房东”,住另一间次卧。三个人都是90后,只是情侣是今年才毕业,现在正在实习,“二房东”已毕业一年。
虽然是第一次与人合租,但毕竟也是住过六七年宿舍的人,遇到的又都是同龄人,自认为沟通起来不会有什么问题。谁知仅仅是宽带这个小问题,两周了都没得到妥善解决。情况是这样的。刚刚入住时,前住户的宽带已经到期了,房子处于断网状态。主卧的男生提出装宽带,但是他说的电信的那几种都比较贵,又不愿意办理手机套餐,我就打电话问了电信,得知有种990的优惠套餐可以办,我意思是让他去办,我们给钱就是了。但是他应该是那种离了网不能活的少年,在他催了几天后我报装了宽带,并且还扣了钱。谁知第二天他又说他打算办个移动送宽带的套餐,让我取消。这倒也没什么,扣钱了也确实是能取消的,结果我们就用上了他的移动宽带。宽带装好了,他说要把路由器放在他那屋,因为他要插网线。那也没问题,反正我的300M TPlink路由器穿墙能力很强。谁知奇葩的事情来了,他居然分两个路由器出来,准备让我和“二房东”连一个,他们情侣连一个。这我就不明白了,难道同连一个路由器还会怀孕?而且他是把我们的路由器限速(20M宽带限我们10M),而他的没有限,还改了我的路由器密码。
这样试了下后发现信号很不稳定,虽然理论上并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总之他又决定大家共用一个路由,当然用的是我的路由,密码改掉也没告诉我。然后我和“二房东”发现,网速非常慢,有时连网页都打不开。我们怀疑他又搞限速,就要来了路由器密码(现在他又改了),上去看了下正常,但就是同时在线的几台设备网速都上不了100k。我们又觉得…

跨年随笔

这两日刚刚装好网线,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博客。一看,上篇博文已是四个多月前。手机丢了后,我买了发烧的小米5,基本花光了来广州时带的积蓄,并进入到了负资产时代,每月靠信用卡过活。不过好在几个月过去,负债慢慢减少,偶然支出减少,生活也算步入正轨。年后搬到了工作地附近住,终于不用上班日六点起床赶公交了,每天早晨多出的1小时睡眠对人体意义重大,更何况每月能省下二三百元交通费。
今年年三十儿才从广州出发回家,坐了24小时的卧铺,从猴年到鸡年,从夏季到冬季。本来是可以买动车票的,耗时能减少75%,价格贵一倍。但年前的我负债累累,工资也没有调整,不好意思追求舒适。初一到家,展现出一幅风尘仆仆形象,也可以避免亲戚们问这问那。实际上最初我买了更便宜的硬座票,不过我终究不是能吃苦之人,还是在最后时刻换成了卧铺。
初一到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父母和姑姑姑父在表哥家等着我开饭。表嫂做了一桌的菜,各个都美味非凡。看到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举杯,想想在广州无亲无故,有那么一刻我想还是回家找个工作算了。后几天在姥爷家、在自己家又多次浮现出这种想法。还好我初五就走了,要不真怕自己的意愿越来越强烈,成为现实。
其实在广州除了没有朋友,其他也没什么。公司里同事都是比我大的女孩或者年纪较大的女性,上班时倒也可以聊的很愉快,但各种观念的差异注定我和她们不能成为朋友,所以节假日我都是一个人出去逛。回想在上高中甚至大学时,每次放假都着急回家,在广州竟没有这种感觉。我觉得应该是生活的比较舒服才会这样,像高中那样,吃不好睡不好,当然想回家了。
到了一定年纪,不自觉的会考虑到自身问题,到底是在广州还是回家?在广州安家很难,但也不是没可能,总比北京上海简单。我觉得无论如何,起码要在这里三五年,在工作上有拿得出手的经验后再考虑。如果那时发现,我的水平也就做个小会计了,不可能在提高了,再回家凭借经验也能找到一个温饱工作。
当个小会计也不错,我是这么想的,虽然总有人觉得基层工作没什么前途,但每个人有不同的追求嘛。当然我还是有追求的,只不过我也懂得满足。今年本来计划报考四门注会,在进行了初步学习计划后发现时间不够,决定只报三门。我还是会在改变自己的生活上努力一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