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一月, 2018的博文

人命远重于其他

狗命和人命当然不能等同,否则为什么两个仇人相见时会说“要了你这条狗命”而不是“要了你这条(人)命”,后者既没气势也没有贬低的意味。假如有人宣扬人和狗是平等的,我觉得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猪牛羊类,像大S发微博说“众生皆平等”,猪牛羊都是生命,怎么就不能和人平等了?

现代人文社会科学的基础,是以人的生命高于其他一切为核心。没有这个前提,或者换成“人与动物平等”,那每天吃个饭都要带有负罪感,说不定还会有植物保护组织跳出来要求动植物平等,微生物保护组织要求“大平等”。所以说动物与人的平等是不现实的。虽然如此,我们也倡导人要有同情心,虐待动物必然不可取,这是一种扭曲的心理,不是正常人会有的行为。另一方面,如果有动物攻击人类,第一选择是抓捕,必要时猎杀,也是保证人生存权利的基本行为。

杭州因为一个母亲为保护孩子不被恶犬撕咬反而被狗主人打致骨折事件登上各大媒体头条,最近又因为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犬类专项整治再次处于风口浪尖。一夜之间网络上突然爆出多起杭州城管打狗虐狗视频,这些视频来源不明,视频中城管的服装,群众口音也与杭州城管明显不符。但就是这样的视频获得了一些公众号、微博大V的转发,成功把一个很正常的整治行动刻画成了血腥事件。

如果不局限于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在其他网站的新闻或者知乎评论下面,还是可以看到对于整治行动并非一片反对之声,为其拍手叫好的还是有一定的群众基础的。理智的网友挖掘出事实真相并非微博上流传那样,城管暴力执法,而是一些打着动物保护组织名义的团体在幕后操作,因为清理流浪狗会断了他们的财路;另外,因为国内以前对养狗行为监管不严格,大家在平时生活中多多少少受到过流浪狗或者猛犬的威胁,这次行动也成为“狗患”受害者发声的契机。

我小时候家住楼房,但是一楼的住户会自己搭建院子,或在其中种些花花草草,或者养条猫狗。而且这些狗基本是散养,不管大狗小狗,每天就在楼与楼之间跑来跑去,只有晚上才回家睡觉。因为都是邻居,狗通常也不会乱叫乱咬人。但是有一次我放学回家,进了楼道口一条腿刚迈上第一层台阶,一阵动物迅速奔跑的声音临近,顿时心头一紧。回头看,一条大黑狗已到面前,喘着粗气,露着獠牙,恶狠狠的看着我。此狗体型庞大,大概有五六十厘米高,浑身是肉,我当时只是一个初中生,虽然比它高,但是体格瘦小。那一刻心脏都要跳出来,一下不敢动,生怕它扑上来。僵持有数十秒,我战战兢兢的喊了一下这条狗的名字,它仿佛认出…

健身请专注——远离手机,快乐健身

我以前去健身房是不带手机的,但最近开始划船之后因为要用手机记录数据,不得不带。不过我通常也是划完船就把手机再锁进柜里,只拿个水壶去进行力量训练。但是今天我就很不爽,起因就是一个在力量区玩手机的人。

广州的夏天迟迟不愿离去,十一月中旬白天温度还能达到二十七八度,也怪不得健身房依然很热闹。我所在的健身房力量区并不大,只有三个可移动的健身椅,杠铃推举是组合器械,椅子固定。今天我的计划是练胸,在做过上斜杠铃推举后,打算再用哑铃借助哑铃凳做上斜飞鸟。两张椅子均已被两个肌肉男占据,人家是在认认真真的做卧推和划船,剩下一张被一个学生模样,干瘦干瘦的小伙子占着,他在干嘛呢?一只手拿着一只2公斤的哑铃做弯举,一只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反正看手机比做弯举更入神。毕竟人家也是在锻炼,我就在旁边活动了一下,准备等他起来再用。此人倒也速度挺快,很快站起来,并且把手机放在兜里,迅速拿了另一只2公斤哑铃回来,站在椅子前,开始站姿弯举。我觉得他此刻应该不需要椅子了,便上前询问是否可以让我用一下,出乎意料,他果断的拒绝了我。

我是不打算等他,就拿了哑铃走回卧推组合器械那里,试了一下上斜飞鸟并不会碰到杠铃,就在那里做起自己的运动。即便如此我心里也有些不爽,间隔中还观察了下那个男生,两只哑铃都扔在地上,他自己倒坐在健身椅上专心致志的玩起手机来了!

其实健身房人多的时候,器械排队很正常,而且大家一般会轮流使用,谁也不可能连续做好几组动作不休息。但是这个男生长时间占据健身椅,更过分他并不是用来锻炼,而是拿来玩手机,这就让人心生鄙视。或许手机那头是他暗恋已久的女生,所以他才这么不忍放手,可是聊天之余他也应该想想,他那一身排骨,又不勤于锻炼,怎么保护女孩子!

确实,手机现在已经是人的另一个器官,也是娱乐工具,但是也要分场合使用。每天在健身房都可以看到有些人坐在划船机或者单车上玩手机,要不就是坐在器械上玩手机,而且这些人身材通常不好。从来都没见过锻炼刻苦的人会在健身房玩很久手机(最多自拍几下)。

现代人越来越注重自己的身体健康,健身房的生意日渐火爆。办了健身卡,只是每天在健身房拍拍照,吹会空调,在朋友圈展现出自己也是“爱运动”之人,这种人我不做评价。但是玩手机还要阻碍别人使用器材,我要毫不客气的冠之以“健身房毒瘤”的称号。

逛一逛双十一当天的优衣库及H&M(消费升OR降级?)

今年双十一我延续往年的传统,依然打算优衣库过冬。提前看好了想要的衣服裤子并放入购物车,就等活动开始赶紧结账睡觉。谁知晚上只顾搞博客的模板,错过了产生十亿交易额的第一分钟,然后我加入购物车的几件商品就变成灰色了。

还好双十一当天是周日,这样我就可以白天去实体店一探究竟。下午两点左右,我到达一家优衣库门店,人流比起平时周末算是比较少,因为平时试衣间还需要稍微排下队,看来天猫的双十一导致不少人熬夜,或者已经无心再关注线下。优衣库门店声称线上线下同价,但我看中的第一件棉衣,线上比线下便宜了40元。其他裤子衬衣,因为价格本来不高,基本遵循优衣库初上市几个月便大幅降价的趋势。在我选了几件衣服后,有店员拿了平板来推荐我天猫下单,门店自提。试了一下发现这样还可以使用500-50的优惠,不过因为那件棉衣不能门店自提,只好选择了送货上门。在优衣库逛了大概一个小时,试穿了几件衣服,感觉比单纯在网上买的更合身。衣服这种东西还是要上身看效果才好。

随后去逛了隔壁的H&M。H&M相比优衣库人少一些,大概是因为没有实行线上线下同价。卖场里有一些低至4折的衣服,但是不多,大部分商品都没有折扣。至于结账有没有满减就不知道了,因为试了几件,发现H&M似乎更适合欧美人的大体型,即使是最小码,我穿上在肩部还是不太能撑起来。在其卖场里遇见比优衣库更多的欧美人也印证了这一点。

总体来说,在网上很火的两家品牌服饰店,双十一这天线下算是不温不火,也没有见到很多自提的顾客。不过对比下同一商场内其他的服饰商店,还是可以看出这两个快销品牌是相当成功的——其他店里只有零星顾客。在线下,我发现最火的居然是唯品会的实体店——唯品仓。

[video width="960" height="544" mp4="https://blog-1257577029.cos.ap-guangzhou.myqcloud.com/wp-content/uploads/2018/11/WeChat_20181111155057.mp4"][/video]

上午十点的唯品仓,大家排队准备挑选新到的鞋类。唯品仓里很多是商场专柜或者唯品会电商撤下来的过季商品或者样品,只有吊牌,没有包装,价格比专柜低很多,几十元的匡威帆布鞋比比皆是。要想买到自己心仪的商品,需要耐心挑选一番。我…

一看规则猛于虎,一开红包两块五

一年一度的双十一又要来了,从最开始单纯的“全场五折”,到现在的“预付定金”“集能量抢红包”,双十一剩下的只有复杂的规则。而且今年的这些规则,我直到现在还没完全搞懂。

首先是“团队集赞分能量”。今年据说阿里系的几十个APP都参与双十一集能量活动,集能量就是集红包,只不过兑换比例比较低,100能量才能兑换一块钱红包。100能量也不好获得。比如我平时办公使用钉钉,每天要签到、回答问题、在群里发言,大概消耗5分钟才能换回30能量,折合人民币0.30元。至于我手机里有的闲鱼、淘票票、飞猪等APP,领能量的方法实在太复杂,就没有去试。所以要想获得较多的能量,最好的办法是参加团队集赞活动。

团队集赞活动类似病毒式传播,每天活动开始系统随机分配对手,你要不停的把你的口令分享给别人,别人复制了口令再进手机淘宝点赞,最终比拼双方谁的赞数多,谁就能获得几千能量。这个比拼有两个要点,第一,每个人给他人点赞的次数是有限的,每天只能点六次,同一个人只能点一个,所以你要寻找不同的人来帮你。这也催生了“买赞”产业链。像我同事作为超级会员,一次可以给别人点两个赞,市场价格在0.7~1元之间浮动。如果单纯靠卖赞,在活动结束前也能获得1*6*12=72元收益。第二点,进行赞数比拼需要入场费,而且比拼是强制的,哪怕你说我已经满意我的能量了,不想再参加了也不行。入场费则是阶梯增长,赢一局费用高,收益也高;输一局就退到下一档次。这就逼迫参与者不停力争上游,为手淘做着免费广告。

“团队比赞”活动后是“梦想金投票”,同时还有支付宝的“码上双十一”。这两个就是比较普通的碰运气活动。投票的话你投的店必须要在规定时间前集满规定的梦想金,这样才有资格分到红包;支付宝的抽奖码虽然每天能集好几个,但是基本每个开出来就几毛钱。要注意到天猫的红包叠加最多10个,所以红包不是越多越好,而是面额越大越好。

跟随“团队比赞”逼迫参与者散播口令的就是“团队助力”。这个活动每天会发出四个任务,比如要有“双十一买过鞋的人助力”“双十一买过包的人助力”。这就又提升了点赞门槛,因为前一个活动还可以找不经常用淘宝的人打人海战,这个活动只能精确查找。可以说,这个活动把身边人的隐私都扒出来了。

双十一的红包雨我也参加了几次,每次开出的红包都是一元几毛之类,如前所述,这样的红包其实派不上多大用场。

最后再说下商品价格。我往年双十一最喜欢买的是优衣库,因为优衣库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