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九月, 2016的博文

记第一次丢手机

周五晚上,完成了最后一点工作,想到明天是周末,感到十分开心。虽然周末我也没什么特殊活动,但能暂时忘记繁忙的工作还是让人期待。于是我选择了另一条回家的路————增加下新鲜感。不过这条路走的不是太顺利,走错了地铁出口,导致我又过了条马路才能到达公交站。另一个不顺利是,我当时感觉很饿,平时一直很注重夜间的饮食,周末了也想放纵一下,就进了麦当劳,用samsung pay付款时试了好几次才成功。这两个不顺利似乎预示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等公交的过程是漫长的,我不喜欢聊微信,也不喜欢看小说,所以手机一直放在兜里,沉甸甸的,每天我都能深刻的感受到它的存在。虽然手机在上班时间静音,但小米手环会告诉我什么时候有电话或者新的消息。我通常只在付账时,查公交时用手机,频率很低,但它却很重要。公交车终于来了,毫无意外的站台上滞留的人群有一半都涌向车门。我不喜欢拥挤,但看到车上空间已经不多,等下一趟车遥遥无期,只好也跟了上去。在上车过程中,我感到后面的人一直在挤我,那通常是正常的情况,因为大家上车的欲望都很强,我也没有多想,只是顺势上车。
顺利上车后,我左手扶好把手,右手擦了擦头上的汗,随着公交车的起步逐渐平复下刚刚紧张的内心。车上人很多,我觉得把手垂在身侧久了过于僵硬,就把右手伸入了裤兜里。这时我才发现,有那么一点异样————裤兜里空荡荡的。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左手,左手扶着把手,什么也没拿,赶紧摸了摸左兜,只有一张公交卡。挎包里是我的麦当劳,笔记本,工牌,还有放了很久的几十块零钱。我终于意识到我的手机不见了。
我紧张的环顾四周,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有手机,显然都不会是我的。这时我已有了一些意识,感觉到可能是在上车时被偷,同时我身边的各种案例浮出,我已知道手机被偷找回的可能性为零了,但我总要做些什么。我像旁边的人说明情况,希望能借用手机拨打电话,接连被三人拒绝。每个人都很警惕,似乎只有我是傻瓜。最终一个女孩同意借我手机,打过去,关机。小偷的速度是相当快的。
此时公交车已走出很远,我不可能下去追小偷,何况我根本不知道往哪追。冷静了一下,我意识到手机丢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的支付宝、微信、通讯录(可能对联系人进行诈骗)。我的手机是指纹解锁,但是也可以选择PIN码解锁。支付宝和微信进入都没有保护措施。
在接下来的路程里,我想了想我应该怎么办。到家后立刻找到房东借了手机,先报停手机号,冻结了支付宝和微信。又把QQ和…

终于要上班了

在广州找工作比我想象的要简单,虽然我就是抱着“广州机会多”这样的心理来的,但还是没想到机会如此的多。刚来的第二天就有面试通知,随后的一周内,面试不断,每天至少一场。去年十月十一月在河南时,要好几天才能等来一次面试机会,还有一部分是专业不对口的销售岗位。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想找一个规模较大,组织架构、业务流程规范的企业,在中小企业的经历让我感觉,平台真的很重要。
现在要进的这个企业属于零售业,传闻零售业利润低,从业人员工资低。这点我发现不仅是零售业工资低,而是我这个专业——会计,经验不足的话在任何地方工资都很低。还好是在广州这个城市,生活成本并不高,三四千的工资足够生存。而且这里让我比较放心的一点是,企业都会按规定购买社保,双休节假日基本都有。想到我以前月休两天,无社保无公积金的日子,现在简直是上了天堂。
不过在面试时主管就不停的给我打预防针,说零售行业加班比较多,问我能否接受,我当然回答能了。但我不知道他们说的加班多到底是怎样一个概念,从口气中推测应该每天加个两小时就算多了,这样算下,八点之前就能下班,还能赶上地铁和公交。或许是在朋友圈见惯了大家加班到八九点的情况,我对此丝毫不感觉奇怪。进这个企业,因为规模还可以,所以不仅希望能从中提升能力,也希望这段经历能为下次跳槽加分。
至于上下班,走路二十分钟,坐公交加转地铁35分钟,不到一个小时可以到公司,这我也可以接受。等这里合同到期,我打算搬到公司附近去,那里在城市边缘,房价不会比现在这个地方高。还有一个买辆折叠车的想法,单程15km,一个小时多点下来应该没问题,但还是先上几天班再做决定。
上个月10号离职回家后,在家混了十天;在广州一个星期忙碌找到工作,又混了四五天,现在终于要上班开启忙碌的生活,感觉很开心。我大概是那种能从工作中获得能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