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一月, 2016的博文

做了一回“蜘蛛人”

这几日寒潮来袭,每天都是四五级的大风。大风吹过,冷是一个结果,气温下降到了零下七八度,对一个伪南方人来说,零下七八度的天气是不得了的。早上去吃饭,在四面透风的食堂,饭盒里残留的水都结成冰了,饭刚盛出来就凉了。虽然我不喜欢吃太热的饭,但我更不喜欢吃冰凉的饭。另一个大风带来的结果就是,绑的不结实的东西会被吹跑。比如我们办公楼上,有专门放空调外机的台子,这个台子是在两个房间交接处向里凹,由一扇百页窗给封着。百页窗与墙平行,按理说不会出问题,可这风是360度旋转的,硬是吹得三楼一扇百页窗把左上角的插销给晃开了。这样这张铁做的窗户就像在墙上掀开了一个大口子,在狂风的袭击下摇摇欲坠。这可就不是小事了,因为它随时可能被吹下来,不一定砸到哪个倒霉蛋,而且肯定会砸得不轻。

我们厂有好几个总监,除了我们财务部的财务总监,还有人事总监、行政总监,有一个,不知道他到底管什么,但是在通讯录上的职务就是监理,我通常也喊他总监。除了财务部,我平时是不和几个总们打交道的,可是今天正上着班,几大总监一起来找我,着实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目的自然是要解决上述的百叶窗问题。至于为什么找我,就有意思了。首先,监理与行政、人事总监虽名为总什么,但都是“光杆司令”,手下没兵;其次,他们三个只有行政总监年轻,另两个都是四五十岁了,爬高上低的活他们干不了,而行政总监则是体重略大;其三,办公楼里本身就女员工多,男员工没几个,比较灵活的也就我了。

他们来找我的时候,都显得挺腼腆的,说要我帮忙。我心里想啥事你们三个大男人都搞不定,跟着出去一看,他们确实搞不定。要把百页窗重新合上并插上插销,需要从旁边屋的窗户上爬出去,隔着一扇不能打开窗户的窗台以及大约40cm的墙,窗台只有十公分宽,墙上也没抓得地方。按照他们三人的设想,从屋顶把尼龙绳垂下绑着我,我再攀着窗台去插插销,就像装空调的师傅们那样。我担心的是,这三人系绳的技术到底过关不过关,因为我自己并不会打结。事实证明,监理果然会得多,打结水平还行。就这样,我系上绳就从窗户上爬了出去。

我一只手攀着打开的窗户,一只手尽力伸长攀到墙的拐角,双脚侧踩在细细的窗台上,一动不敢动。我知道我这时的样子绝对和电影里有些不争气的角色一样,像个“大”字贴在墙上,就差下面有人喊“跳啊!跳啊”。不过别忘了现在还刮着五级大风,所以我害怕一会也是应该的。而且我很快意识到这样站着解决不了问题,我要再往前探,这…

在黑暗中前行

我身体微微前倾,双腿快速轮换的走在漆黑的街道上,寒风从发梢、从耳边、从脖颈掠过,但我感觉不到一丝寒冷。我坚毅的目光直射前方,双臂有力的绷紧贴在身体两侧。黑暗之中无人注意到我的手背有未干的血迹,当然不是我的血。作为一个追求一招致命,不容许敌人有任何还击机会的杀手,我不会容忍我的血流在由我主导的战场。我紧握的双拳的中指上分别套着我的武器,两公分长的菱形钢片,一头尖,两边锋利。这种武器的好处在于,既可以用它刺入敌人的喉咙,也可以用它划破敌人的喉咙,这其中的过程与结局都简单明了又可预测。
我刚刚杀掉了三个人,三个无恶不做的坏人。看着他们一个个倒在我面前,我居然心生怜悯,这是一个杀手不应该有的情感。或许我并不是一个杀手,我只是一个胸中充满正义又无丝毫理智的年轻人,只有我这种人才有可能在这个国家机器运转正常的社会用极端方式解决问题。解决掉这三人后我扫视过四周,这是一家便利店的门口,我不知道那是凌晨几点,所有店铺都已打烊,大街上空空荡荡,在这偏僻的小镇上,连路灯都没有履行它应有的职责。所以,不可能有人目睹我的行为——除了死人。
但我还是保持着紧张的情绪,谁也不能保证坏人的同伙不会找上我,即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不可能得到自己人被杀的消息。不过也存在一种可能,他们产生了内部矛盾,趁此机会借我之手除掉这三人,最后肯定要把我也解决掉。所以,我不敢做半刻的停留,夹紧身体奔入无尽的黑暗中。
我不甚理智的一个选择是,我回到了家中。如果真如上所述,有几双黑暗中的眼睛在监视着我,那我无疑是将潜在的危险带给了家人。这就又证明了我并不是一个杀手,杀手不能有家,也不能有家人,杀手只是一台只会服从命令的杀人机器。我有家,也有家人,所以我在犯下这样一件罪恶时第一个念头是回家。无需多言,我的父亲一眼看出了我所做的一切,从我的武器,从我眼中血腥冷漠又略带惊恐的目光。他只对我说了一句话:你逃吧!
就这样,我没有在家多停留一分钟,很快离开,并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或许从这刻起,这个地方便不能再称之为家,直到我被恶势力杀掉或者被抓进监狱。两者的后果都是一死,我倒希望是前者,不用听虚伪的律师为捍卫作恶者生存的权利而作的辩护,那种辩护只能让我想到其背后肮脏的金钱交易。如果可以,我想亲手除掉这世上所有的恶人,至于什么是"恶人",我没有心情仔细区分。简单而言,我觉得一个人恶,他就恶。这是我这个年龄的年轻人的普遍…

上班时间写博客

今天是周日,但是周日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了过去十几年它曾经代表过的意义,正如我今后的生活不再有上学放学这一说,取而代之的是上班下班的说法。我加入的一个QQ群里,上班时间是最热闹的时候,每到中午十二点或者下午五六点,就会有人宣布“不聊了,该下班了”,好像上班的主要工作就是聊天似的。虽然表面上我是一个有志青年,热血沸腾,而且有着较强的契约精神——给老板努力干活就符合这种精神,但我内心还是羡慕群友们这种上班状态,即使不聊天,我也可以做些我喜欢做的事。

当然对于我来说,肯定会在工作都做完后再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其实也就是消磨时间。普遍的消磨时间的方法是看视频,比如我们办公室有三个人,一个女同事的爱好是看《芈月传》,男同事的爱好是看游戏直播,我的爱好通常是看着他俩发呆,或者拿出手机看会儿过去一周内的各场足球联赛集锦。这样做很有风险,因为老板办公室就在隔壁,他没事儿经常在附近转来转去,被他发现我拿个手机看视频就不好了。相对来说,两个同事在电脑上进行活动就比较安全一些,因为办公需要用电脑。随着我工作技艺的提升,女同事在看完当日最新的电视剧后通常会让我替代她办公。此时的我必然是兢兢业业,不敢造次,更别提逛逛淘宝、看看论坛了。

如果说这个周日能给我什么新感觉的话,那就是我可以替代请假的男同事坐在屏幕前面,做想做的事儿。话虽这么说,实际上也没那么轻松,对于一个出纳来说,大部分时间是闲不下来的。今天倒是很巧,大清早的就停电了。停电从来就不是好事,不过要结合外面大雾的天气,也算是件值得一说的事儿。因为一起大雾就没人来拉货,没人来拉货我就没什么事儿做。但没人来拉货不能保证没人来交货款,收货款就麻烦了,停电了不能用验钞机,只能人工点钞。且不说替别人数钱带来的快感还不如看自己余额宝里的数字,而作为一个出纳我并没有掌握辨识假币以及快速点钞的手法——毕竟现在验钞机都很高级,我觉得很没必要。偏偏就有人喜欢停电时来交钱,还有人喜欢停电时来报账,这个时候我只好“被迫”数钱。

话说回来,今天上午停电加大雾,的确没什么活做,但也没什么意思,不能用电脑,在办公室坐着还能干什么呢!我把Kindle拿了过来看,被报账的交货款的打断好几次,一抬头就快下班了。下午来电,想起我好久都没用过大屏幕和大键盘写过博客了,不妨就在上班时间在办公场所写一次,看看是什么感觉。这篇博客从三点一直写到加班时间——下午实在是太忙,上午欠下的工作终…

回到书写年代

博客的本意是网络日志,当把网络两字去掉,就是日记的意思。小时候父母逼着写日记,学校也会要求写周记,不过那时候写的字数也不多,一篇三四百字就不得了。高中算是用笔写长篇作文的最后时期,在高中之后,所有文章,包括申请表之类的文件,几乎没再用过笔写。连各种考试都电子化了。当我平板的键盘坏掉时,我觉的这个平板都废掉了。
虽然我现在写博客不频繁,但还是要经常写个工作总结,平时上网聊个天,除此以外,我的onenote用的最多,无论是新学到的经验还是心中想法,我都会先记到里面。我现在身边只有一台win10平板,没有电脑。为了让这台平板达到电脑的水平,我为它配备了蓝牙鼠标、蓝牙键盘以及蓝牙耳机。虽然蓝牙和无线网络偶尔会发生冲突,但这三样装备依然是我的得力助手,没有它们我的平板就只能娱乐,很显然如果为了娱乐我不如买ipad。所以我的平板就是我的PC。对于一台携带方便的PC,没有理由抵挡随时拿着它跑来跑去的欲望。而我也坚决做到了"板不离手"这一境界。悲剧通常就是在这时发生。比如我曾听一朋友讲他的糗事,他是个手机控,上厕所也不离手,结果有次他的手机就掉马桶里了。平板尺寸大,是掉不进去,可是阻止不了别的东西落在它身上。把平板放桌子上一边目不转睛一边倒水,水洒在键盘上倒比直接泼在屏幕上好得多。
蓝牙键盘太精贵,别看它比普通键盘贵好几倍——我有一个大键盘才19元,玩起游戏来毫不含糊——用起来可差远了,而且进点水就不行了。总之,我把键盘凉了两天也没见它好转,应该是挂掉了。虽然我还有鼠标,但鼠标不能打字。值得庆幸的是我还有一支触控笔,当初头脑发热非要选择的电磁屏平板现在终于展现出了价值。它的价值主要在手写识别度很好,多么潦草的字都能识别。这一来我仿佛又回到了高中那个每周一篇800字手写作文的年代,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写出的字还要被转换成标准宋体。这样比打字慢多了,但也没什么坏处,我在写这篇博文时就复习了好几个忘记怎么写的字。这样写一年下去,起码不会再在人前提笔忘字了。
用手写也是得益于微软糟糕的输入法。我不知道微软工程师究竟有没有试过在win10平板上打字,虚拟键盘要占半个屏幕,甚至占了半个屏幕十指都不能按指法放下。作为打着办公的旗号想和安卓苹果竞争的win10平板,仅仅停留在演示PPT阶段恐怕还不够。
我设想的一改善办法就是开发九宫格输入法,可以单手输入还不占地方,其易用性在我的安卓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