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三月, 2011的博文

青檬音乐台

一个月前申请的青檬音乐台的播放条都被我给忘记了,今天上一家论坛看到了才想起来。赶快登陆查看,已经通过了。我还以为审核很困难呢。

把代码加到了index页面,但是发现不能使文章页面也有播放条。又加到page页面也不行。后来一想,即使是文章界面有,点文章的话还要重新加载,为了让访客获得更好的收听效果,我把我的几篇省略的日志改成了全文显示,希望大家可以边看博客边听广播。

不过我的博客目前访问量稳定在1~3之间,有点自娱自乐的味道。。。。

愤青的年龄

这几天多国部队和利比亚打的不可开胶,有趣的是我国的态度。政府的态度是坚决反对西方国家干预别国内政;但微博上一致倒向西方,认为人权高于主权。社会的准精英阶层——大学生的观点多和政府保持一致(这是微博上一人在招聘会上得出的)。

按照青年这个年龄的想法,我感觉他们应该是支持西方的比较多。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年龄正是一个强调个性强调自我的年龄——自然会要求维护人权,更何况我们这一代人生活的年代——一个思想大解放的时期。在这种环境下的大学生应该是很激进,很愤青的。但为何学会了顺从?顺从政府的言论,而不愿自己探求事情的根源?难道当今大学生的愤青气概都用在了对灾难中的日本表示幸灾乐祸上?

这个年龄就是一个愤青的年龄,不要故作乖巧。这是一个不应该受世俗影响的年龄,但现在好像反过来了,经历了沧桑的人反而理想更为远大。

想想五四运动时期的大学生们,我们真该惭愧。

谣言惑众

这几天日本的事让人搞的很心焦。因为核泄漏,现在太平洋上刮什么风是个问题。微博上戏说中国专家说风往美国刮,美国新闻说风往中国刮,怎么说的都有,风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去了。

昨天在班听同学说家长都在买涨价的盐。我还以为是“美容盐”,涨就涨呗,无所谓的事情。结果讨论这事的人越来越多,我才知道是食盐涨价。有谣言说碘可以防核辐射,所以导致盐价暴涨。我们这里的盐价已经从1.5元一袋涨到了5元一袋,听说海南那边还有30元的。

上微博上一查,果有此事。而且抢盐的群众不少,排队都老长。我当时就感觉,盐这东西自古归国家管着,怎么会缺呢?必然是有人炒作。微博上大部分人都是这种理智看法,可是谣言一旦起来,谁能阻止得了啊!

好笑的是昨晚又有人传要地震,而且确实有人晚上睡在了广场上。同学们激动倒是激动,但谁也没有做一夜不睡的准备,大家晚上在床上,闲聊聊着聊着就睡完了。今天早上,大家都还活着,也收到了10086的短信,让大家不要相信谣言,地震是子虚乌有的事。听老师说今天还抓了几个散播谣言的人。

在谣言传播下,群众显得挺愚昧无知的。但也不能全怪他们,谁愿意死啊?一遇到事情,当然是保命要紧,宁信其有,不信其无。说他们不信任政府吧,倒也是,政府的力量还是小,全世界又有多少人百分信任本国政府呢?

总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散播些谣言惑乱群众,这种人很难制止。而社会上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也是少数,多数人还是会相信谣言。政府只能在谣言出现后尽力稳定民心,挽回损失了。




两会感想

2011年全国两会已经结束了。今年是我第一次关注两会(途径是大河报),以前由于受到周围人的影响,以为两会是个华而不实的东西。今年看,发现其实很多提案不错,两会真正是人民的两会啊(不是五毛)!

看了些代表的建议和言论,有些小感想,记录下来,有些可能没什么道理或者比较肤浅,但却是一名当代高中生的真实想法。
社会

年轻人奋斗20年后才应该拥有房子

北京副市长程红认为,每一个人,来到世上这几十年,一定是这样的:前20年,别人将你抚养成人,再要对这个社会有所贡献,你才能够过上稳定的生活。不能说,你刚大学毕业,就想社会给你回报(买房子),这是不现实的事情。年轻人奋斗20多年后,拥有自己的房子,这其实是一种机制。

我不同意她的话。首先就是她认为“买房子是对社会的回报”。买房子怎么会是对社会的回报呢?买房子又不是盖房子,买房子实际上是拿个人挣来的财富和市场进行等价交换的过程,这不仅不是回报,还是一种对市场的消费贡献。再说,如今的房价天知道以后是什么样,20年后想要回报也没有了。如果我工作20年后,国家愿意免费回报给我一套房子我还比较同意。现在程红的意思是要阻止年轻人买房,阻止年轻人买房难道是为了降低房价?年轻人买房属于刚性需求,无法阻止。真正的抑制房价的措施应该是规范房地产市场,防止炒房、囤房行为。

对城市分级并设置人口规模上限

宁波市政协副主席范谊建议把我国城市分为五级进行整体规划和设计,对各类城市人口规模设置上限。

大城市的人口已经饱和,资源、基础设施等压力很大,这是毋庸置疑。但人总是趋向生活条件更好的地方,大城市的人在多,基础设施压力再大也是比小城市好。设置人口规模上限有一定作用,但实行起来很困难,因为毕竟人心所向。大力发展中小城市,人们会更容易接受待在小城市。这点范主席也提到了。

“二胎”政策

虽然政府已经表示,“十二五”期间要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继续稳定低生育水平,但关于适度放宽“二胎”政策的呼声还是不少。我本来以为现在生存压力这么大,一个尚且不好养,二胎允许也不会有啊。但发现周围同学几乎都是兄弟或兄妹二人,我都感到有些孤独了。也许是现在的同学农村居多,但我以前的那些城镇同学也都有了妹妹或弟弟。看来,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育儿压力问题,中国人的家庭观念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变的。我发现我现在从心里上也挺支持二胎的。
教育

自主招生

最近几年自主招生很火,在某些人看来几乎成了挽救高考的重要利器。但自主招生…

关于日本地震

日本发生了9.0级地震,目前还有1万人下落不明。虽然这一时间段内国内云南也发生了地震,但似乎微博上大家的目光都放眼海外了。

微博上也分成了两派,很显然,也很必然。每次遇到关于日本的新闻大家总会起一场大讨论。不过按照现在网民的素质,叫“大对骂”倒比较合适。

我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派,既不挺日也不仇日,仅仅是从人道主义的角度祈求日本平安。这应该算是很中庸的态度了吧。不过还是在微博上遭到了口水。

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百度搜“庆祝日本地震”有八百多万条,周围的许多同学也发表日志庆祝日本地震的,对此我感到有些无奈。

其实,日本在中国犯下的罪大家都知道,我们中国人对日本的仇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通过自然灾害这种事情对别人幸灾乐祸怎么都让人感觉不是君子所为。

且不说中国在日本的留学生旅游团有上万,单就地震对日本群众造成的灾难,难道大家就没有一点同情之心?难道中国自古强调的博爱原则能在瞬间灰飞烟灭?

以前我上小学时,网络还不发达。有段时间遇到高中生们在街上发抵制日货的传单,当时感觉气愤填膺。后来,我发现周围有很多人喜欢日本的动漫,喜欢日本的电影,喜欢日本的电子。结果就是“哈日”成了潮流。那些小时候还对日本咬牙切齿的同学如今却整日泡在网吧看日本动漫。

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从这也可以看出,中国人多么不理性。完全随着自己的性子,转眼间就像变了一个人。

网络把这些现象放大了。但我也看到,微博上活跃着的理性的人们,网络也使人们进步。我在微博上说:今天的中国,无需仇恨也能向前发展。国际舞台上,网友是国家的第一门面。

本来我不想把这些话发在博客上,万一再引来大家口水,让这个我唯一拥有的地盘不得安宁。但后来一想,既然充满信心,那就勇敢面对。我相信,中国人只会更加理性,而非愈加鲁莽。

又地震了

说来好笑。星期一晚上我睡得很早,因为太瞌睡了。不知道入睡多久我做了一个梦。好像是我和一个人发生了冲突,那个人说我要放地震震你,我说你放呀,谁怕谁。然后我就醒了,并且发现床在晃,走廊上很乱,又人喊着地震了。同寝室的人也都醒了,反应最快的人已经开始套衣服了。我迟疑了三秒钟才开始想起穿衣服。

楼下已经站满人了。看来大家并不是很慌张,衣服都穿的很整齐,神色比较从容,可能是已经经历过一次的缘故吧。令人惊奇的居然是有人进班学习!我问了下时间,才一点多。

走到操场上,我看到同学的手机又了信号,就借来给妈妈打了电话。我妈说她一点感觉都没有,我说你赶快下去吧,去我姥爷家把我爸和姥爷叫醒。这时候我上微博,看到头条新闻发出消息:据中国地震台网测定,北京时间2011年3月8日0时19分在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扶沟县、西华县交界(北纬34.0,东经114.6)发生4.3级地震, 震源深度10公里。

地点和半年前那次基本一样,震级低点,但震感比上次明显。

了解一下,原来我们这里处于“华北地震区”,历史上发生大地震的次数还是挺多的。但怎么从没听人说过呢。真不知道这些小地震是不是大震前的预震,或许还和开采地下水有关。

潘昊博客主题曲

这几天心血来潮,套着朴树或是陈奕迅的曲写了几首歌。但几乎每句都不押韵,词用的也不好。下面这首,相比之下是最好的。我打算把它作为我博客的主题曲。尽管现在还没有人为它谱曲。

另外,博客现在改了名,很简单就是Panhao's blog,以前的中文看起来不好看,想过其他千奇百怪的名字都有这样那样的缺憾,还是简单的好。我不过就是千千万万博主中的一员嘛,在众多有才的网友面前,还能特立独行到哪里去呢?


歌名:年轻一代
作词:潘昊

独自走上大街,心中无限感慨
人潮如此汹涌,似要掩饰失败

上班族脸上透着疲惫,年轻人还在渴望高飞
曾经或尚在的梦想,是否有风助它飘扬

啦啦啦,世界一直这样
有人向命运弯腰
有人在憧憬美好

啦啦啦,我们还会这样
不理会别人唠叨
朝着未知方向,昂头奔跑





好人杨冲

随着客车的颠簸,杨冲的心情起伏不定。

一个小时前,杨冲和班里的同学道别,心中还在犹豫这趟远途是否值得。而现在,想回头也来不及了。

新学期开始,准确的说是高校的新学期开始,市里的移动公司推出“交六送六送M值”活动。被投机分子拿到县城,M值成了“15元礼品”。为了让同学们得到实惠,杨冲主动承担了去市里代交话费的任务。

结果就远近闻名了。本班的、外班的,纷纷来求代冲。杨冲足足收了数千元!

坐在车上,杨冲还是有点兴奋的。毕竟学校生活太无聊了,心里压抑。去到那里,肯定不会交过话费就走,玩一玩是必须,再吃顿肯德基什么的。对了,顺便要找特约服务处验证下刚刚买到的NOKIA是不是行货,甚至还要到“荷花市场”帮同学买不超过50元的MP3。

到达目的地已经是十二点二十分了。先吃饭还是先去办事?杨冲着实矛盾了一把。先交费吧,毕竟几千元在身上装着不是闹着玩的。况且中午人会少一点,办理快。

营业厅里人不算少,但明显不是忙时的拥挤。杨冲挂了号,立刻就叫到了他。

“额,我要办理交六送六的那个。。。”

“对不起,请到自动缴费机处办理,柜台暂不受理此类业务。”客服小姐打断了杨冲,并很迅速的喊了下一位。

杨冲只好离开,没有忘记鄙视了一下客服。

自动缴费机,无人。

杨冲很快上手了这个机器。“套餐费交六送六,送两千M值,一次性返还,划算啊!”

“喂!啊,是啊,我现在就在营业厅呢!什么?你也要交?先帮你垫上?好!还有你朋友的一个?好好好,没问题。把号发给我就可以了。放心!”

又是一个慕名而来求者,有点晚,但还赶上了末班车。

但是,交完了那二十多人的花费,杨冲发现悲剧了。

钱都花完了,除了剩下的车费,浑身仅剩二元五角。

肚子开始叫了。

腿开始酸了。

头开始懵了。

NOKIA、mp3、肯德基,一切都成了浮云。

杨冲饿着肚子踏上了回乡的客车。
关于本文:杨冲是我们班的班长,长的高高胖胖,还有些可爱。人很不错,的确尽到了一个班长的职责,也很乐于助人。这次去帮大家冲花费,本来六个月月租96,大家主动给100,多出来4元计划凑成他的路费。结果自动缴费机不能找零,四元钱都返成花费了。。。可怜的杨冲饿着肚子跑了半天,一分钱没赚还赔了。。。

不过对于杨冲是好人这一观点,大家已经达成了共识。

从10086开始想

这几天在同学间流传着一个MP3,是一个人打电话给10010恶搞的录音。一群人围在那里听,听过后哈哈一笑也就算了,居然还有效仿着给10086打电话恶搞的。

周围一直存在这样的同学,没事就给10086打电话乱扯,甚至谩骂。唐代有个叫娄师德的人,他说:人唾汝面,怒汝也;汝拭之,乃逆其意,所以重其怒。夫唾,不拭自干,当笑而受之。估计移动就是用这句话来要求客服的。结果还真就有那“实在人”,充分利用了这点。

这种情况是如此常见,恐怕是不能够用“孩子不懂事”来解释了。

初一那天,移动客服还没有放假。我在微博上看到谁说他给10086打电话拜年了。我一看感觉这个主意挺好的,就也打了一个。客服小姐没有像那个人说的那样要哭,但我也能感觉到她的高兴,这让我也挺高兴的。

我们不能要求过年就要想到这些客服,但总应该不作恶吧。拯救世界不行,毁灭世界的事最起码要不做。特别对于学生来说,更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这件事又可以看到中国人的“劣根性”。对方给你好脸色你就飞扬跋扈,对方一怒自己就没劲了。经常在某些小商店特别是市场那样的地方,看到商家对顾客态度恶劣,而顾客居然一点脾气都没有。

我曾认为,底层人民的压迫——半斤八两——才是最触目惊心的,主要是源于在街上看到一个开昌河车的工人在为难一个骑电动三轮的农村老太。其实没有什么大事,最多就是昌河车蹭掉点漆,对那样一辆破车来说无所谓的事情,但那个工人,或许是工头(差别不大)就是抓住不放。

对10086发泄的人也不会是什么知识水平高的人,客服也不在社会的中上层,底层人民就这样从现实压迫过不过瘾再连根线继续。

有个人因素,也和社会整体水平有关。一天解决不了的话,我们还要痛心疾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