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五月, 2011的博文

白名单思考

这几天老是在美国主机侦探上看到谁谁的空间不稳定了、谁谁收到主机商的紧急通知了,围绕的话题只有一个:中国互联网白名单即将施行。
所谓白名单,即只有在名单中的网站才可正常访问。这克服了黑名单手动添加屏蔽网站易有漏网之鱼的弊端,也是IVP6时代最有效的武器。以后没有备案的网站,无论国内国外都将无法访问。搜索了下,白名单在我第一次做站那年,即09年严打时就被提出,但一直未实行,估计还有技术上的不成熟和政治上的某些原因。而近段时间对此的频繁重提又让人紧张起来。
有朋友从IVP6的技术上分析白名单不会很快实施。我对技术不太了解,但我也认为此举必然降低中国国际形象,顶级决策层未必乐意;何况温总理、人大这些年也透露出逐渐“还民众话语权”的意思。
然而这段时间众多网站频繁断网,包括上个月阿里巴巴内部网络的问题,还是让人不放心。可以肯定的是,白名单无论实施与否,现实中网络监管的确没有放宽,反而更严重了。
有人说五年后白名单的施行是大趋势,仔细想想,我国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我们的最终理想,了解资本主义的信息干嘛,关起门来搞好自己的建设就行了。但我为我的博客,我的精神家园担心,也为中国人民几千年反抗得到的微弱的自由之光担心。难道我们又要回到那个信息被“输送”而不是“传播”的时代。
有时候我会突然想象再来一次文化革命,我是被打倒还是当红卫兵呢?我也没啥大才华和大问题,估计被批判不至于,但也不会去批判别人。起码也要保持沉默吧!又想起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
说到这才想起正事儿。放假回家后第一要务是把博文备份到新浪上去,godaddy主机说不定哪天就挂了。我写的没有太敏感的文字,放新浪也不会有问题。假如世界最大局域网真的建成,互联网、通信、电视广播真的被一家控制(三网融合意义是否在此?),那就不上网了。也学习大形势关上门苦学两年,瞅个机会出逃国外算了。爱国,在哪里都一样的。

我们都是楚门

推特让我知道了此事,因为在新浪、腾讯上连方校长的名字都打不出来。窃以为方校长的待遇比布什、任志强高多了。
关于方某为什么会被扔鞋,我想大家都明白。按理说国家靠这个东西辅助政治教育使国民更易管理是所有政府的终身事业,但这毕竟是新时代,人民思想不愿受到束缚,更不愿一言一行都被人监视。
我想起N年前曾看过一部电影叫《楚门的世界》。这部电影讲得是一个叫楚门的普通人,打小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小镇上,过着普通的生活。但突然有一天,他发现,怎么周围的人、路上的车都是有规律的出现?而且总是那几个人、几辆车。再细细调查下去,他发现在他屋里各个角落都装有摄像头!在他的威胁下,妻子终于说出了这个惊天秘密:楚门从出生起就成了电视剧《楚门的世界》的主角,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中,并实时向全世界转播!楚门愤怒了,他决定逃离。当他驾驶帆船在大海上飘流两天后,他看到了矗立在海平线上的高墙。
看过这部电影很久我都沉浸在幻想自己是不是一个楚门中,在翻辩家中每个角落没有发现摄像头的踪迹我才放心。但偶尔我还会有被监控的感觉。
终于明白是方某把电影变成了现实,主演是全中国网民,不同的是这堵“墙”早已被大家发现,并且陆续不断地有人翻出去。可是,谁能确保此“墙”之外有没有另一堵,“墙”之外依然可能被监控。
电影《楚门的世界最后》,楚门跪在墙前捶打那堵罪恶的墙,但墙纹丝不动。是的,墙是坚硬的,一两双鞋扔上去,总不会砸出个洞来。

自由了

太感谢jeehon 了,在我千辛万苦在网吧翻到twitter上后,找到了他,向他请教如何用手机翻墙。@jeehon 及时回复了我的消息,并且告诉了我https://embr.in/login.php(手机访问https://embr.in)网页代理。我找了几个月没有结果,现在终于解决了!!今天真是太兴奋了!!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twitter,以后就可以天天t啦!!

中国不需要城管

中国城管屡屡和民众发生冲突,原因自然有小贩乱摆乱放不交卫生费等,但必然也有城管原因。中国人向来喜欢权力,一旦有了权力,立马兴奋的找不到北,肯定要利用权力好好干一番了。何况现在流行雇佣保安公司的人充当城管职责,效果可想而知。就是让小贩当城管,他们也会很快转换角色(除个别老实人)。
但这种关系民生的事情不能简单用人性问题来解释。追根究底,还是国家的基础设施不完善。试想如果政府在居民聚居点搭建数量足够的大棚摊位,收取合适的卫生费(甚至不收取),哪个小贩愿意顶着毒日冒着大雨在街上喊破喉咙呢?同时,政府也应派人积极引导小贩遵守市场秩序。这不仅是市容市貌整顿的成绩,更是思想道德建设的成绩,何必让城管打着骂着小贩不服社会气愤?
把城管取消,留下平时表现优异态度和蔼可亲的成为“市场规范引导员”,省下的工资不今年也够让所有小贩都有摊位了。
如果借口财政收入不够用的话,不如建议官员们把每次饭店消费的发票捐出,一年下来全国都和谐了。

别随便拿“狭隘民族主义”自夸

国际恐怖分子头子本拉登之死应该算本周最热新闻了。从周一微博上传出消息,直到周末人们依然对此事的原因、过程、结果津津乐道。本拉登是恐怖分子头子,策划了以“911事件”为代表的一系列针对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恐怖袭击,虽以“圣战”为名却残忍杀害平民无数。但微博上为他叹息的不在少数。
本拉登的主要敌人和目标是美帝国主义,而国内是有相当部分的反美人士。本着“敌人的敌人是我的朋友”原则,美国的敌人死了,又少了一个威胁,这很令他们不爽。如果美国发生了些灾难什么的,他们就会拍手叫好。有人把这称为“狭隘民族主义”。
如果仅仅按仇视这一标准,“狭隘民族主义”那真是太普遍。日本地震、核泄漏、印尼海啸包括十年前的911,每次类似事件发生总有“爱国人士”站出来幸灾乐祸。前几年在网络论坛,现在是在微博,唯一没变的是他们以恶霸姿态对遭受灾难国家的嘲讽。
可笑的是,我曾在微博上做过一调查:如果有机会,你是否愿意移居美国?大部分人很兴奋地回答“是”。一边骂着别人,一边想往人家那里跑;一边诅咒人家的企业都倒闭,一边手还不离苹果、眼不离好莱坞。
如果这些人也被称为“狭隘民族主义”,那真是侮辱了这个略带褒义的词。我以为,“狭隘民族主义”者,爱国是其一,更重要的是言行一致,极致则是“师夷长技以制夷”。这点,日本人典范,现在也只有日本人堪当此词。
再回眼国内,骂“天朝”者亦不少,均是恨生不逢时之辈,国内国外角色转换自如。猛然间我明白了,什么“狭隘民族主义”,他们要的只是热闹,就是想折腾折腾罢了。

浪费可耻

刚刚做课间操完毕,正往班走,听见一声很小的声音喊我名字,扭头一看是班上一名平时没说过几句话的女生。她急急忙忙的告诉我她的钱丢了,问我能否带她去教务处看是否有人捡到。我一听心想这事的确很重要,平时大家都住校,钱也就带一两星期的,丢钱就没饭吃了,就带她去教务处。
路上我问她丢了多少,在哪里丢的,她说四元!并且是四张一块的!我当时有点懵了,因为这个数字对现在人来说太小了,再说这也不是捡到一分钱都要交给警察叔叔的年代了,我感觉她能找回的可能性很小。
这也让我意识到,原来身边的同学也并不都是不愁吃穿不愁钱财,记得去年同班有一同学每天只花三元钱!
对比之下,我在食堂所见更触目惊心。同学大部分都是农家孩子,实在想不出他们怎么能做出吃馍剩个馍头,吃米剩两口的事。难道现在生产力发展,田地劳动不再那么累了?这种情况的确是在农村同学身上发生更多而城里学生更少。
可以肯定的是农村生活水平确实提高了,但质朴的精神没有传下来,浪费竟然成了主流。
每天花多少钱根据每人经济状况和需求而定,谁也不能说什么,但随意浪费钱和粮食,这就应该被严厉批评了。任何人都没有浪费粮食的权力。
可惜学校教育了九年的勤俭节约没有一点效果。

黄艺博的世界

微博又造就了一个名人,是名小学生,叫黄艺博。虽然以前也有媒体报道过他,但我肯定他是在微博上达到知名度的顶峰。
据称,这个12岁的小学生两岁开始看新闻联播,七岁开始每天看《人民日报》《参考消息》,在全国重要报刊发表100多篇文章。
如此成绩,按理说应该被大家赞赏一番,网络上却一致讽刺批评,对这个小大人采取泼冷水态度。网友们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毕竟这个年龄是应该充分享受游戏的,而他是“上网从不玩游戏,只关心国内外大事”。
如果说网友们是赤裸裸的嫉妒,恐怕也能成立。按照黄艺博这个发展方向,以后必然是国家级领导档次的,现在估计很多人都在暗自后悔自己小时候怎么不爱看《新闻联播》啊!
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想法,我们提倡的还应该是尊重孩子的天性,让他们在该玩的年龄好好玩。黄艺博只是个例,这样的例子全国都找不到几个,就让他按照自己的理想成长吧!只要那些现在鄙视黄的网友们以后别绑架自己孩子的个性就行。

手机访问WordPress工具

今天给博客增加了一个优化手机界面WordPress Mobile Pack,原理是增加了一个试用手机的模板。不过后台添加新文章功能太简介了,不能选目录也不能加标签。。。感觉不是很好。继续寻找中……

这是一篇“Aside短文章”,原来就是没有标题的文章。。。WordPress创造的概念太有意思了!